福昕翻译

>

全文翻译

怎么操作文档翻译?免费全文翻译
大家使用过“文档翻译”功能吗?不是指复制内容然后使用文段翻译功能,而是整份文档上传一次性翻译还免费的那种!看到这是不是觉得,上传文档就可以整篇翻译这么省事的文档翻译居然还免费?是的,今天小编给大家分享当需要翻译文档时,怎么操作文档翻译?第一步骤:打开福昕翻译官网,选择【文档翻译】功能。第二步骤:上传文档后页面如下图,这时选择翻译需求以及翻译语言,目前支持27种语言免费互译,系统自动识别原文语言只要确认下译文语言就可以了,默认是中文,最后点击【开始翻译】。 第三步骤:自动翻译快速查看译文,如果不小心关闭网页也没关系,重新打开网页在右上角【我的翻译】可以查看历史文档翻译订单,可对译文操作“查看”“下载”。下图为在线双语查看译文,还有好几种模式可切换。文档上传后,一键就可以翻译整篇文档,全文快速免费翻译,省了很多事情,目前支持pdf、word、PPT、Excel格式翻译,全国27种语言互译,福昕翻译除了文档翻译还有免费好用的图片文字翻译以及专业的人工议员翻译,常用的翻译需求都可以得到解决。
2021-05-27 15:05:45
159
基因治疗可恢复罕见免疫缺陷儿童的免疫功能
DNA双螺旋位于DNA字母A,T,C和G的打印插图上。NHGRI Darryl Leja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部分支持的研究,研究性基因疗法可以安全地恢复患有罕见的,威胁生命的遗传性免疫缺陷疾病的婴儿和儿童的免疫系统。研究人员发现,接受基因治疗的50名儿童中有48名在两到三年后保留了补充的免疫系统功能,不需要针对其状况进行其他治疗,这是由于腺苷脱氨酶缺乏症或ADA-SCID而导致的严重的联合免疫缺陷。这些发现今天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据估计,ADA-SCID在全世界200,000至1,000,000的新生儿中约有1个发生,其原因是ADA 基因的突变 削弱了健康免疫系统功能所需的腺苷脱氨酶的活性。这种损害使儿童容易感染严重的疾病。如果不加以治疗,则该疾病是致命的,通常在生命的头两年内。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Anthony S. Fauci,医学博士说:“这些发现表明,这种实验性基因疗法可作为患有ADA-SCID的婴幼儿的潜在治疗选择。” “重要的是,基因疗法是一次性的程序,它为患者提供了开发功能全面的免疫系统的希望,并为他们提供了充实,健康的生活的机会。”患有ADA-SCID的人可以接受酶替代疗法治疗,但是这种疗法不能完全重建免疫功能,必须终身服用,通常每周一次或两次。理想情况下,从遗传匹配的同胞供体移植成血干细胞可以提供更持久的解决方案。但是,大多数人缺乏这样的捐助者。此外,干细胞移植会带来诸如移植物抗宿主病的风险, 以及化学疗法带来的副作用,这些化学疗法可以帮助供体干细胞在患者的骨髓中建立自身的地位。这项新研究评估了一种实验性慢病毒基因疗法,该疗法比以前测试的ADA-SCID基因疗法更安全,更有效。这种基因疗法包括将 ADA 基因的正常副本插入患者自身的造血干细胞中。首先,从患者的骨髓或外周血中收集干细胞。接下来,将无害病毒用作“载体”或载体,以将正常的 ADA 基因传递给实验室中的这些细胞。经过基因校正的干细胞然后被注入患者体内,该患者已经接受了低剂量的化疗药物白消安,以帮助细胞在骨髓中建立自己的位置并开始产生新的免疫细胞。由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伦敦大奥蒙德街医院(GOSH)的研究人员开发的实验基因疗法,使用修饰的慢病毒将ADA基因传递给细胞。以前的ADA-SCID基因治疗方法依赖于另一种称为伽马逆转录病毒的病毒。一些接受了伽玛逆转录病毒基因疗法的人后来患上了白血病,科学家怀疑这是由于载体导致控制细胞生长的基因激活所致。慢病毒载体的设计避免了这种结果,并增强了基因向细胞内传递的有效性。结果来自三项单独的1/2期临床试验,两项在美国进行,一项在英国进行。由UCLA首席研究员Donald Kohn博士领导的美国试验在UCLA Mattel儿童医院和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NIH临床中心招募了30名年龄在4个月至4岁之间的ADA-SCID参与者。在GOSH进行的英国研究由主要研究者MBBS博士Claire Booth领导,招募了20名参与者,年龄从4个月到16岁不等。大多数参与者在基因治疗后获得并保留了强大的免疫功能(美国研究两年后为96.7%,英国研究三年后为95%),并且能够停止酶替代疗法和其他药物。在两名基因治疗不能恢复持久免疫功能的参与者中,一个参与者重新开始了酶替代疗法,后来又成功地从供体那里获得了干细胞移植成功,另一个参与者重新开始了酶替代疗法。慢病毒基因疗法总体上看来是安全的,尽管所有参与者都经历了一些副作用。其中大多数是轻度或中度的,可归因于参与者接受的化学疗法。尽管这三项研究之间存在一些差异,但研究人员在所有三项试验中均观察到了相似的结果。在美国试验中从骨髓中收集干细胞,在英国试验中从外周血中收集干细胞。在一项美国试验中,对10名儿童进行了基因校正的干细胞治疗,这些干细胞已被冷冻并随后解冻。另外两个试验使用了新鲜的干细胞制剂。将来,冷冻程序(称为冷冻保存)可以使干细胞更容易在远离患者家的制造工厂中运输和加工,然后运回当地医院,从而减少了患者长途跋涉前往医院的需要。专门的医学中心接受基因治疗。有关《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论文中描述的试验的更多信息,请访问ClinicalTrials.gov,其标识符为NCT01852071,NCT02999984和NCT01380990。研究性慢病毒基因疗法已获得Orchard Therapeutics的许可,尚未获得任何监管机构的批准。这项研究部分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三个研究所资助。国家心肺血液研究所;和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加州再生医学研究所,医学研究理事会,位于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的国家健康研究所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国家健康服务基金会信托基金和伦敦大学学院提供了额外的资金,并提供了Orchard Therapeutics。 点击查看:更多有关医学文章更多生物学分类文章使用文档翻译功能使用专业译文翻译 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来源于:NIH
2021-05-12 18:49:39
143
国际研究小组探索切尔诺贝利辐射的遗传效应
  在两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了最先进的基因组工具,研究了自1986年乌克兰北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以来,暴露于一种已知的致癌物质电离辐射对健康的潜在影响。一项研究发现没有证据表明暴露于父母的辐射会导致新的遗传变化从父母传给孩子。第二项研究记录了儿童或胎儿暴露于事故释放的放射线后患甲状腺癌的人的肿瘤遗传变化。  这项发现是在灾难发生35周年之际发表的,这些研究结果来自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癌症研究所(NCI)的研究人员领导的国际研究人员团队。这些研究于4月22日在线发表在《科学》杂志上。  “自广岛和长崎发生原子弹爆炸以来,已经就辐射对人类健康的科学问题进行了调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以及日本福岛海啸之后的核事故再次引起了人们对核辐射的关注,”史蒂芬·J·尚诺克(Stephen J. Chanock)说, NCI癌症流行病学和遗传学(DCEG)主任,医学博士。“近年来,DNA测序技术的进步使我们能够开始解决一些重要问题,部分是通过在精心设计的流行病学研究中进行的全面基因组分析。”  切尔诺贝利事故使周围地区的数百万人暴露于放射性污染物。研究提供了当今有关由核电站事故引起的辐射暴露引起的癌症的许多知识。这项新的研究基于此基础,使用下一代DNA测序和其他基因组表征工具来分析受灾难影响的乌克兰人的生物标本。  第一项研究调查了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即放射线照射是否会导致遗传变化可以从父母传给后代,正如一些动物研究表明的那样。为了回答这个问题,Chanock博士和他的同事们分析了1987年至2002年之间出生的130人的完整基因组,以及他们的105对父母。  父母中的一个或两个都是曾经帮助清理事故的工人,或者因为他们住在事故现场附近而被疏散了。对每位父母进行了长期暴露于电离辐射的评估,这可能是由于食用了受污染的牛奶(即,在牧场上被放牧的牛所产的牛奶,这些牛被放射性尘埃污染了)。父母们经历了一系列的辐射剂量。  研究人员分析了成年儿童的基因组,发现了一种特殊的遗传基因变化,即从头突变。从头突变是一种遗传变化,在人的配子(精子和卵子)中随机发生,可以传播给后代,但父母却没有观察到。  对于父母在研究中所经历的放射线照射范围,从全基因组测序数据中没有证据显示事故发生后46周至15岁之间出生的孩子的从头突变数量或类型增加。 。在这些儿童中观察到的从头突变的数量与具有类似特征的普通人群高度相似。结果,发现表明事故造成的电离辐射暴露对后代的健康影响很小(如果有的话)。  查诺克博士说:“对于2011年事故发生时住在福岛的人们,这些结果令人十分放心。” “众所周知,日本的辐射剂量低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记录。”  在第二项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下一代测序技术对359名儿童或子宫内因切尔诺贝利核事故释放的放射性碘(I-131)的电离辐射而暴露的359人中甲状腺癌的遗传变化进行了描述,并在81人中进行了研究。事故发生后九个月以上出生的未暴露个体。事故发生后,增加的甲状腺癌风险一直是最重要的不良健康影响之一。  电离辐射产生的能量破坏了DNA中的化学键,导致了许多不同类型的破坏。这项新研究强调了一种特殊的DNA损伤的重要性,这种损伤涉及甲状腺肿瘤中两条DNA链的断裂。对于年龄较小的儿童,DNA双链断裂与放射线之间的关联更强。  接下来,研究人员确定了每种肿瘤中候选的癌症“驱动因素”,这些关键基因的改变使癌症得以生长和存活。他们在超过95%的肿瘤中确定了驱动因素。几乎所有的改变都涉及同一信号传导途径中的基因,称为有丝分裂原激活的蛋白激酶(MAPK)途径,包括BRAF,RAS和RET基因。  受影响的基因集与先前甲状腺癌研究中报道的相似。然而,研究人员观察到基因突变类型的分布发生了变化。具体而言,在切尔诺贝利研究中,暴露于较高辐射剂量的人群中发生的甲状腺癌是儿童,因为儿童更可能是由于基因融合(当两条DNA链断裂然后错误的片段重新结合在一起时)而导致的。未暴露的人群或暴露于低辐射水平的人群更可能是由于点突变(基因关键部分的单个碱基对变化)引起的。  结果表明,DNA双链断裂可能是暴露于环境中的辐射后的早期遗传改变,随后使甲状腺癌得以生长。研究人员补充说,他们的发现为进一步研究放射诱发的癌症提供了基础,尤其是那些涉及风险随剂量和年龄而变化的癌症。  “这项研究的令人兴奋的方面是将肿瘤的基因组特征与辐射剂量信息联系起来的机会,辐射剂量是可能导致癌症的危险因素,”该研究中心副主任Lindsay M. Morton博士说。领导该研究的DCEG辐射流行病学分会。  “癌症基因组图谱为如何全面分析肿瘤特征设定了标准,” Morton博士继续说道。“我们扩展了该方法,以完成第一个大型基因组景观研究,该研究充分阐明了潜在的致癌性,从而使我们能够研究特定肿瘤特征与辐射剂量之间的关系。”  她指出,大约二十年前,由于建立了切尔诺贝利组织库,这项研究才得以实现。  莫顿博士说:“这些研究是我们小组第一次使用我们在乌克兰的同事收集的生物标本进行分子研究。” “组织库是由有远见的科学家建立的,目的是从高度污染的地区发展为甲状腺癌的居民那里收集肿瘤样本。这些科学家认识到,未来技术将有实质性的进步,而研究界正在从他们的远见中受益。”   点击查看:更多有关医学分类文章使用文档翻译功能使用图片翻译功能  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  来源于:nih
2021-04-23 20:22:22
166
基于细胞的髓磷脂再生方法
直接重编程少突胶质细胞前体中的周细胞,作为基于细胞的治疗策略的潜在基础2021年4月12日   髓磷脂对于在大脑中正确,快速地传输电信号非常重要。这种包裹轴突的富含脂质的膜在某些退行性神经疾病中受损。其中大多数是罕见的遗传性疾病,具有严重的临床病程。从体细胞成纤维细胞诱导的少突胶质祖细胞(iOPCs)的生成可能提供针对髓磷脂疾病的基于细胞的治疗策略。但是,iOPC的生成效率很低,并且生成的iOPC表现出有限的扩展和分化能力。一个国际研究人员团队现已克服了这些限制。这项研究提出了一种基于细胞的方法来研究针对髓磷脂疾病的治疗潜力。  体外培养中的成熟少突胶质细胞(红色)。这些细胞与诱导的少突胶质祖细胞(iOPC)分化,后者又由周细胞产生(蓝色:细胞核)。 ©MPI分子生物医学  神经细胞通过其过程(轴突)将其信号传递给其他神经细胞。缠绕在轴突周围的绝缘护套极大地提高了电脉冲的速度。这种快速的电活动对于处理大脑中的信号并通过周围神经束将其传输到身体非常重要。绝缘鞘由称为髓磷脂的富含脂质的膜组成,并由所谓的少突胶质细胞形成。如果髓鞘被破坏(如脱髓鞘疾病一样),则会失去导电性。临床后果是严重且不可逆的。  全球科学家正在探索各种基于细胞的策略来再生髓鞘。一种明显的方法是移植少突胶质细胞以使轴突重新髓鞘化。但是,移植的成熟少突胶质细胞不能做到这一点。仅当移植未分化的少突胶质细胞前体细胞(OPC)时,才能形成新的髓磷脂。  多亏了所谓的iPS技术,才有可能将一种类型的细胞转化为其他细胞类型。科学家最初能够将小鼠和大鼠的胚胎皮肤细胞重编程为诱导性多能干(iPS)细胞,并将其成熟为少突胶质细胞前体细胞(OPC),称为诱导性OPC(iOPC)。但是重编程过程效率低下,并且所得细胞无法增殖和分化,无法在临床实践中使用。周细胞充当起始细胞类型  来自10个实验室的国际研究人员团队由德国明斯特的马克斯·普朗克分子生物医学研究所的HansSchöler和现在的韩国天主教大学医学院副教授Kee-Pyo Kim领导。现在成功克服了这些障碍。研究人员使用皮肤细胞作为起始细胞类型,而不是皮肤细胞。周细胞覆盖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并形成血脑屏障的组成部分。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Kee-Pyo Kim说:“周细胞和少突胶质细胞祖细胞在发育过程中起源于相同的细胞群。” “因此,我们认为周细胞非常适合这种重编程以及随后分化为少突胶质细胞祖细胞,” Kim继续说道。Kim解释说:“如果转换过程更直接,更简单,它将更有效率,因此对以后的细胞疗法更加有趣。” “这是因为起始细胞具有其原始身份的记忆,”金说。记忆由所谓的转录组(在给定时间存在于细胞中的所有RNA分子)和表观遗传标记(调节基因活性的DNA的翻译后修饰)组成。”  确实,研究人员能够将周细胞转变为少突胶质细胞祖细胞。“我们的源自周细胞的iOPC可以有效地繁殖并分化为有髓的少突胶质细胞,” Kim说。“从皮肤细胞产生iOPC的过程中可以看出,我们不需要三个转录因子,但是只有两个因子:Olig2和Sox10的过表达足以诱导iOPC的产生,” Kim说。 移植到大脑  预先分化的前少突胶质细胞(绿色,红色:来自iOPC的细胞,蓝色:细胞核)移植后的体内髓鞘形成。 ©MPI分子生物医学  为了研究这些iOPC是否以及如何在体内(即在大脑本身)成熟为产生髓磷脂的少突胶质细胞,研究人员将iOPC移植到了颤抖小鼠的大脑中。这些小鼠在MBP基因中具有所谓的颤抖突变。突变会导致髓鞘碱性蛋白(MBP)产生,而髓鞘碱性蛋白(MBP)对于髓鞘是必不可少的。因此,颤抖的小鼠在出生后几周内会出现特征性的“颤抖”步态,通常被用作白细胞营养障碍的动物模型。已经证明,周细胞衍生的iOPC移植到颤抖小鼠的脊髓或大脑中,可诱导轴突的髓鞘形成。这些关键实验是在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的史蒂夫·高德曼(Steve Goldman)的实验室中进行的,他在2008年开发了该模型。  “令我们惊讶的是,在移植到无法使轴突脱皮的颤抖小鼠的大脑中后,大多数iOPC沉淀在血管上,并变成了周细胞。它们没有分化为少突胶质细胞,这种少突胶质细胞通常包裹着带有髓鞘的轴突。”金说:“这向我们表明,iOPC保留了其原始表型的记忆,从而阻止了它们在体内的髓鞘形成。”  因此,iOPC不会自动变成产生髓磷脂的少突胶质细胞。他们需要额外的努力。因此,研究人员进一步在体外将iOPCs分化为少突胶质前细胞。这些细胞在体内和体外都会产生产生髓磷脂的少突胶质细胞。  当iOPCs预分化为少突胶质前体细胞,然后移植到颤抖小鼠的大脑中时,可能会产生强力的髓鞘形成。“在体内髓鞘形成特别明显移植12周后,我们很少发现已经恢复到周细胞的细胞,”金说。“与主要的OPC(天然的组织来源的OPC)相比,我们发现髓鞘形成能力没有差异,” Kim说,证实了阳性结果。金总结说:“通过这项研究,我们已经建立了一种有效的策略来产生高度可扩展和功能化的iOPC群体。” “这种方法克服了阻碍其治疗应用的重要局限性,”金说。即,随后的治疗方法需要许多细胞。因此,可扩展的初始细胞群是必不可少的。汉斯·舍勒说:“我们的研究清楚地表明,在开发基于细胞的治疗方法时,必须记住供体细胞的记忆。” “为了开发直接转化细胞的治疗潜力,需要进一步研究不同的重编程方法如何影响供体细胞的记忆,以及是否有可能例如通过化学试剂引导和稳定细胞朝向期望的细胞类型的身份。”点击查看:更多有关生物学文章 使用专业生物学翻译 使用文档翻译功能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来源于:mpg
2021-04-20 20:04:56
193
PDF文档怎么翻译?学会这个教程一步秒翻
PDF全称(Portable Document Format)其意思为“便携式文档格式”,PDF文档是日常使用中最常用的文档格式了,因为它可以很好的保存文档格式,不会出现段落错乱、文字乱码这些排版问题,也正是这个特性导致内容翻译时让很多人头疼不已,但在这个5G时代里,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使用互联网解决的,学会这个教程一步秒翻PDF文档。使用 福昕翻译 作为教程工具,第一步打开官网点击【文档翻译】功能,并点击“免费上传”按钮将PDF文档上传。接下来确认一下上传文档的信息:文件名、翻译的语种、翻译需求,无误后点击“开始翻译”,系统将进行快速翻译,立马就可以得到译文了。译文操作:在翻译成功后,图2的文件信息【删除】按钮将会变为【阅读】按钮,点击阅读就可以在线阅读译文(下图为双语译文形式),还可以操作下载译文。整个操作过程很简单,两个步骤:上传文档、点击开始翻译,立马就可以看到译文,而且还可以根据自己的翻译需求来操作,打开https://fanyi.pdf365.cn/ 体验高效文档翻译。
2021-03-12 20:04:15
539
基于CRISPR的基因疗法可减轻小鼠疼痛
CRISPR-based gene therapy dampens pain in mice基于CRISPR的基因疗法可减轻小鼠疼痛Targeted approach could lead to an opioid-free way of treating chronic pain.有针对性的方法可能会导致无阿片类药物治疗慢性疼痛。Ariana Remmel阿丽亚娜·雷梅尔(Ariana Remmel) Pain signals are transmitted to the brain through neurons similar to these in the spinal cord.Credit: Jose Calvo/Science Photo Library疼痛信号通过类似于脊髓中的神经元传递到大脑。图片来源:Jose Calvo /科学图片库A gene-silencing technique based on CRISPR can relieve pain in mice, according to a study1. Although the therapy is still a long way from being used in humans, scientists say it is a promising approach for squelching chronic pain that lasts for months or years. Chronic pain is typically treated with opioids such as morphine, which can lead to addiction.一项研究表明,基于CRISPR的基因沉默技术可以减轻小鼠的疼痛。尽管该疗法距离人类使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科学家们说,这是消除持续数月或数年的慢性疼痛的一种有前途的方法。慢性疼痛通常用阿片类药物(如吗啡)治疗,这可能会导致成瘾。 “It’s a real challenge that the best drugs we have to treat pain give us another disease,” says Margarita Calvo, a pain physician at the Pontifical Catholic University of Chile, in Santiago, who wasn’t involved in the research. That’s why the CRISPR-based technique is exciting, she says.圣地亚哥的智利天主教大学的止痛医生玛格丽塔·卡尔沃(Margarita Calvo)表示:“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我们必须使用最佳的药物来治疗疼痛,这会给我们带来另一种疾病。”她说,这就是基于CRISPR的技术令人兴奋的原因。Scientists are already evaluating CRISPR therapies that edit a person’s genome as treatments for blood diseases and some forms of hereditary blindness. The new version of CRISPR doesn’t edit genes directly — it stops them from being expressed — and so shouldn’t cause permanent changes, although it’s unclear how long its effects last for.科学家已经在评估可编辑人基因组的CRISPR疗法,以治疗血液疾病和某些形式的遗传性失明。新版本的CRISPR不能直接编辑基因-它阻止了基因的表达-因此不应造成永久性改变,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其作用能持续多长时间。 A new way to target pain针对疼痛的新方法Some studies estimate that a large proportion of the population in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 — as high as 50% — experiences chronic pain2,3. This pain can become debilitating over time by limiting a person’s activity and having a negative effect on their mental health. Despite the prevalence of the condition, few options exist for providing long-term relief without side effects. Even so, doctors have been moving away from prescribing opioids owing to addiction risk, and that has pared down their options even further.一些研究估计,欧洲和美国的大部分人口(高达50%)都患有慢性疼痛2,3。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疼痛可能会因限制人的活动并对其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而变得虚弱。尽管该病很普遍,但提供长期缓解而又没有副作用的选择很少。即便如此,由于成瘾的风险,医生已经不再开处方阿片类药物,这进一步削减了他们的选择范围。This plight inspired bioengineer Ana Moreno and colleague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to seek an alternative treatment.这种困境激发了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生物工程师Ana Moreno及其同事的灵感,寻求替代疗法。Pain registers with the brain when a stimulus — such as touching a scalding hot pan or being poked with a sharp object — triggers neurons to send an electrical signal through the nerves in the spinal cord and upwards to the brain. This happens when pore-like openings along the neuron — called ion channels — open and close to allow ions to pass through, which transmits a current along the nerve. With chronic pain, parts of this pathway can become hyperactive.当刺激(例如触摸烫伤的锅或用锋利的物体戳戳)刺激大脑触发神经元,使其通过脊髓中的神经向大脑发送电信号时,疼痛就会在大脑中出现。当沿着神经元的毛孔状开口(称为离子通道)打开和关闭以允许离子通过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离子沿着神经传递电流。如果患有慢性疼痛,该途径的某些部分可能会变得过度活跃。Although there are many types of ion channel, studies have suggested that a sodium channel called Nav1.7 could play a central part in chronic pain. When尽管离子通道的类型很多,但研究表明,一个名为Nav1.7的钠通道可能在慢性疼痛中起着中心作用。什么时候people have mutations in the gene coding for this channel, they either experience extreme, constant pain, or can’t feel any pain at all.人们在编码该通道的基因中发生了突变,他们要么经历着持续不断的痛苦,要么根本没有任何痛苦。So Moreno and her team thought they might be able to stop pain signals travelling to the brain by preventing neurons from producing Nav1.7. Chemists have been trying to block Nav1.7 with small-molecule drugs and antibodies, but have struggled because these therapies also interact with structurally similar sodium channels in the body, causing side effects including numbness and poor coordination. But with CRISPR, which targets genes with precision, the researchers thought they might be able to hit Nav1.7 directly, without any off-target effects.因此,莫雷诺和她的团队认为,通过阻止神经元产生Nav1.7,他们也许能够阻止疼痛信号传播到大脑。化学家一直在试图用小分子药物和抗体来阻断Nav1.7,但由于这些疗法还与体内结构相似的钠通道相互作用而产生了苦恼,导致副作用,包括麻木和协调性差。但是,利用精确定位基因的CRISPR,研究人员认为它们可能能够直接击中Nav1.7,而不会产生脱靶效应。 Harnessing CRISPR’s precision利用CRISPR的精度The team started with a modified version of the Cas9 protein that’s normally part of the CRISPR gene-editing system. It could target, but not cut, the DNA sequence encoding Nav1.7. The researchers attached to the modified Cas9 a second, ‘repressor’ protein that stops the Nav1.7 gene from being expressed. The researchers packaged this system in a small, inactive virus called an adeno-associated virus that could shuttle it into cells.研究小组从Cas9蛋白的改良版开始,该蛋白通常是CRISPR基因编辑系统的一部分。它可以靶向但不能切割编码Nav1.7的DNA序列。研究人员在修饰的Cas9上附加了第二个“阻遏”蛋白,从而阻止了Nav1.7基因的表达。研究人员将该系统包装在一种称为腺相关病毒的小型无活性病毒中,该病毒可以将其穿梭到细胞中。They gave mice a spinal injection of the gene-silencing therapy, then tried to induce chronic pain by injecting the animals with chemotherapy drugs or inflammatory agents. These mice were more tolerant of painful stimuli. And mice that were already suffering from chronic pain benefited from the therapy, the team showed. For instance, mice that received doses of chemotherapy became very sensitive to pain, but lost that sensitivity after a single injection of the gene therapy. The results were published in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on 10 March1.他们给小鼠进行了基因沉默疗法的脊髓注射,然后试图通过给动物注射化学疗法药物或炎症剂来诱发慢性疼痛。这些小鼠对疼痛刺激更宽容。研究小组表明,已经患有慢性疼痛的小鼠也从这种疗法中受益。例如,接受化学疗法剂量的小鼠对疼痛变得非常敏感,但是在单次注射基因治疗后就失去了这种敏感性。研究结果于1月10日发表在《科学转化医学》上。 The pain relief seemed to last, in some cases, for as long as 44 weeks after the injection. “That’s quite remarkable,” says Sulayman Dib-Hajj, a neuroscientist at Yale University in New Haven, Connecticut.在某些情况下,注射后疼痛缓解可能持续长达44周。 “这非常了不起,”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耶鲁大学的神经科学家Sulayman Dib-Hajj说。Importantly, says Calvo, the treatment seems to have knocked down expression of Nav1.7 without shutting down other sodium channels — the mice didn’t lose any sensations apart from pain, and displayed no other side effects.卡尔沃说,重要的是,这种疗法似乎在不关闭其他钠通道的情况下敲低了Nav1.7的表达-小鼠除疼痛外没有失去任何感觉,也没有表现出其他副作用。Despite their excitement, scientists caution that these results are still preliminary, and they don’t know whether the pain relief observed in mice will translate to humans. “It gives us hope that gene-therapy approaches may work in humans” for treating chronic pain, says Dib-Hajj, “but more work needs to be done.”尽管很兴奋,科学家们警告说,这些结果仍是初步的,他们不知道在小鼠中观察到的疼痛缓解是否会转化为人类。 Dib-Hajj说:“它给我们希望基因治疗方法可能对人类有用”,以治疗慢性疼痛,“但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Moreno is now chief executive of Navega Therapeutics in San Diego, which plans to continue developing the treatment with the hope of one day trialling it in humans.莫雷诺现在是圣地亚哥Navega Therapeutics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计划继续开发这种疗法,希望有一天能在人体中进行试验。 点击查看:更多有关生物学文章更多医学分类文章更多双译译文文章使用双语译文翻译功能 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来源于:nature
2021-03-16 17:33:01
197
基于11个基因特征指数,可预测结直肠癌的系统性复发(下
3.5. CRC中CMS与PI的比较  我们对PI系统和CMS进行了比较分析,国际协会19对CRC的四个亚类进行了描述:CMS1具有超突变,微卫星不稳定和强免疫激活作用;带有WNT和MYC信号激活的CMS2;CMS3具有明显的代谢失调;以及具有TGF-β激活,基质侵袭和血管生成的CMS4。当在CIT队列中将CMS与PI系统进行比较时,CMS4中的大多数患者(126名中的116名,占92.1%),其中CRC患者具有明显的无复发和总体生存较差的特征,并且往往被诊断为PI将更高级的阶段(III和IV)19归类为高风险(补充图S4a)。在CMS中,CMS1中40.4%(89例中的36例)患者与免疫逃逸的激活和较高的组织病理学分级有关,也被PI归为高危亚组。尽管CMS4和CMS1,CMS2和CMS3高风险CRC患者占主要地位,但与其他亚型相比,低风险CRC的患病率更高:高风险CRC的35.6%(230的82)和24.2%(66的16)分别包括在CMS2和CMS3中(补充图S4a)。当按PI评分对患者进行分类时,得分较高的CRC患者倾向于按CMS4分类(图5)。(图4a),4a),表明由PI分层的高风险亚组可以很好地反映CRC的分子亚型,显示出从上皮-间充质转化(EMT)19带来的不良预后。 图4根据11个基因签名和4个衍生自共有分子分子亚型(CMS)的亚型,按预后指数(PI)分层的亚组的比较。  PI在(a)CIT,(b)AUS和(c)AMC队列中显示基因表达模式。红色和绿色分别反映了高和低的表达水平  我们还将CMS联盟提供的CMS分类器应用于来自AUS队列的基因表达数据。与CIT队列相似,绝大多数CMS4患者是高危CRC患者(60名中的45名,占75%;补充图S4b)。我们还观察到,CMS1亚组中包含许多高危CRC患者(51个中的23个,占45.1%),而CMS2和CMS3包含的CRC高危患者较少(17.3%(75个中的13个)和7.5%(3) (分别为40)分别与CIT队列中的CMS分类保持一致(补充图S4b)。根据PI评分对患者进行分类时,许多得分较高的CRC患者被归类为CMS4(图2)。(图4b),4b),验证PI分类的预后相关性可作为CRC患者预后不良的指标。  使用构成PI系统的11个基因签名,我们还为AMC队列中的每个患者计算了PI。当PI将AMC队列中的患者分为低风险或高风险亚组时,两种风险亚型之间的疾病复发频率显着不同(Fisher精确检验,P  <0.001,优势比= 4.759,95% CI = 1.78–8.64;图图4c),4c),与使用1160个系统性复发相关基因的分层聚类分析相一致(图。 (图。1)。1个)。比较亚组之间的11个基因的表达水平,我们观察到这些基因有显着差异(两次样本t检验,每个P  <0.05;补充图S5)。我们还将CMS分类器应用于AMC队列中的RNA-seq数据。检查参与CMS亚组的PI分类高风险CRC患者的频率时,我们获得的比例分别为31%(29个中的9个),44.1%(59个中的26个),50%(18个中的9个)和87.5% CMS1,CMS2,CMS3和CMS4子组中分别包含的百分比(24个中的21个)高风险CRC,与CIT和AUS队列相比,表明CMS4中有类似的高风险患者受累(补充图S4c)。通过PI分类的许多高分率CRC患者显然与CMS4相关,尽管其他CMS亚组中的许多患者被预测为系统性复发的高风险CRC(图。(图4c4c)。  最后,我们比较了PI和CMS分类器之间的基因。基于随机森林预测模型19比较PI系统中的11个基因和CMS分类器中的273个基因时,有趣的是,尽管PI评分高的CRC患者与CMS4的预后相似,但在两个基因列表之间未发现共有基因。亚组。4. 讨论  大规模高通量技术的广泛进步为CRC提供了许多见解。除了在CRC分子亚型的各种调查,13,23 - 25,由一个国际财团与聚集先前报道亚型努力达成共识也有报道19旨在揭示肿瘤的异质性,并为CRC提供适当的治疗选择。尽管进行了这些严格的努力,但仍很少有可靠的生物标记物可用于准确预测CRC的疾病复发,这是处理或治疗CRC患者的未满足需求之一。在这里,我们收集了总计130例有或没有系统性复发的原发性CRC,并基于RNA-seq分析生成了转录组数据集。通过基因表达谱分析和途径富集分析,我们确定了127个系统性复发相关基因。在这些基因中,有11个基因AK2,BID,CDC25A,EIF4A2,HSPB1,ITGB1,MAP4K4RT-PCR分析证实,MMP12,PTGES3,RHOC和TERF2IP是与多个患者队列中CRC无复发生存相关的最佳特征。PI与这11个基因结合在一起,可强烈预测高风险CRC,并且独立于当前可用的临床指标。生存结果强调了III期CRC患者的预后潜力以及II期CRC患者辅助化疗的特异性。  由于一半的CRC病例与致命事件有关,因此迫切需要对复发或转移进行预测。在这方面,我们认为分子驱动方法将导致易于复发的CRC患者的识别和个性化的治疗选择,通过减少系统性复发来提高生存率。最近,CRC子分类协会(https://github.com/Sage-Bionetworks/crcsc)将六个独立的分类器划分为四个CMS。同样,我们根据当前的PI标准对高危亚组的结果显示,与其他相比,CMS4(间质型)的总体生存率和无复发生存率较差,而CMS1(MSI免疫型)的复发后生存率较差。亚型19。尽管几项随访研究得出了相应的结果,但另一项研究警告说,未考虑肿瘤异质性的各个亚型可能导致将患者分为不适当的亚组26。但是,已经研究了单个或多个标记子集,以阐明CRC中的复发预测因子。MACC1过表达通常导致差的存活结果和被识别为在CRC复发的患者的独立预后指标19,27。尽管对CRC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由于CRC的异质性,仍然很难确定将从辅助化疗获益最大或最少的患者。辅助化疗的优势已经确立患者的AJCC III期癌症的21,22,而其在AJCC阶段成效II患者仍存在争议5。在本研究的几个子集分析中,PI系统显示了II期和III期CRC患者的强大预后价值,以及II期CRC患者辅助化疗的显着预测价值。在这项研究中,PI评分可以确定患有II期CRC的低危患者亚组,这些亚组将从辅助化疗中受益。在交互作用分析中,如PI预测,对于低危亚组的患者,化疗与II期密切相关,并且与较差的结果显着相关,而对于高危组的患者,化疗的效果并不明显。 II期疾病。一线化疗显然对PI低表达的II期肿瘤的疗效不及所有其他亚组。因此,其他疗法,包括针对性的生物制剂,  目前提出的PI系统是由11种基因的表达水平组合产生的,这11种基因的表达与CRC的发生和发展密切相关。AK2编码的蛋白质是在线粒体28的膜间空间中发现的一种酶。在人类中AK2缺乏引起的造血缺陷和免疫缺陷29,30。BID,一种BH3相互作用域死亡激动剂,编码一种蛋白质,该蛋白质是细胞死亡调节剂BCL-2家族的成员,其是caspase-8诱导的线粒体损伤的介体。出价在细胞中还具有许多主要活性,例如凋亡,细胞死亡,活化或增殖。虽然之间几个关联BID和癌症已经研究,评价和评估BID在人结肠疾病,如结肠直肠腺瘤或结肠炎,已经证明31,32,这表明BID可以是CRC的一个可能的调节。CDC25A,细胞分裂周期25A,在响应DNA损伤后特别降解,导致细胞周期停滞和成纤维细胞与致癌RAS 33相互作用的转化。EIF4A2编码蛋白,真核翻译起始因子4A II,它是EIF2信号传导途径中蛋白质合成起始过程中eIF4F复合物的组成部分。尽管少数细胞功能EIF4A2已经发现,之间的正关联EIF4A2和各种癌症,包括CRC,已经研究34,35,这表明EIF4A2可以是CRC复发的一种新颖的介体。ITGB1编码的蛋白质(Integrin beta-1)是一种膜受体,参与多种过程中的细胞粘附和识别,包括胚胎发生,止血,组织修复,肿瘤细胞的免疫应答和转移扩散。描述ITGB1与各种癌症(例如胃癌36,乳腺癌37和肺癌38)之间显着正相关的大量研究清楚地支持了ITGB1在癌症中的侵略性特征。的先前报道的功能角色ITGB1在CRC细胞系,如细胞粘附39,40,增殖41,细胞凋亡42,和磷酸化43,显然支持ITGB1对CRC侵略性的贡献。MAP4K4编码蛋白MEK激酶激酶4,它与多种生理过程有关,包括细胞迁移,增殖和粘附。CRC的不良预后和疾病进展与MAP4K4表达水平密切相关44。RHOC编码小GTP酶的Rho家族的成员(即ras同源家族C)。RHOC也参与mTOR信号通路,其中mTORC2通过Gho加载Rho家族45的蛋白质来调节细胞骨架组织。红十字会过表达与肿瘤细胞的增殖和转移有关,特别是与CRC转移信号通路有关,强调了含PI的RHOC表达的预后价值。在签名的11个基因中,MMP12(基质金属蛋白酶12),PTGES3(前列腺素E合酶3)和TERF2IP(端粒重复结合因子2相互作用蛋白1)参与某些临床活动46,但它们的临床关联性与CRC的报道很少,这提示这些基因可能是CRC预后的新标记。  尽管我们在多个患者CRC队列中研究了我们PI系统的临床相关性,但我们的研究存在一些局限性。由于AMC发现队列中数据的随访时间短,因此无法在该队列中确认签名中11个基因的预后相关性。尽管这些结果说明了II期CRC患者的化学特异性,但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数量不足以清楚地确定PI系统的化学反应。另外,由于在PCR验证中仅评估了独立患者组中的样品太少,因此难以确定基因的重要性。PI系统应在较大的独立临床队列中进行严格验证,对CRC患者的随访时间较长。总之,我们确定了由CRC中11个基因的表达所定义的不同预后亚组。作为预后和预测指标,新近确定的PI系统不仅可以识别高危II期和III期CRC患者,还可以预测受益于辅助化疗最少的低危II期CRC患者。但是,对于PI的实际临床应用,需要更复杂,更严格的验证步骤,这些步骤不仅会评估其他更大的患者队列,而且还会通过液体活检来评估可检测性。  参考  1. Torre LA等人。全球癌症统计资料,2012年。CACancer J. Clin。2015; 65:87-108。doi:10.3322 / caac.21262。  2. Hari DM等。AJCC癌症分期手册第七版结肠癌标准:复杂的修饰是否改善预后评估?J.上午 Coll。手术 2013; 217:181-190。doi:10.1016 / j.jamcollsurg.2013.04.018。  3. Carlsson U,Lasson A,EkelundG。直肠癌根治性手术后的复发率,特别是其准确性。Dis。结肠直肠。1987年;30:431–434。doi:10.1007 / BF02556491。  4. Midgley R,Kerr D.大肠癌。柳叶刀。1999年;353:391-399。doi:10.1016 / S0140-6736(98)07127-X。  5. Varghese A. II期结肠的化学疗法。癌症临床。结肠直肠手术。2015; 28:256-261。doi:10.1055 / s-0035-1564430。  6. Zarour LR等。大肠癌肝转移:范式的发展和未来的方向。细胞分子 胃肠酸。肝素。2017; 3:163-173。doi:10.1016 / j.jcmgh.2017.01.006。   7. Zabaleta J等。结直肠癌患者肺转移切除术后的生存:切除肝转移的病史是否会使预后恶化?文献综述。癌症生物学。中 2017; 14:281–286。doi:10.20892 / j.issn.2095-3941.2017.0073。  8.法基赫(Fakih MG)。转移性结直肠癌:现状和未来方向。J.Clin。Oncol。2015; 33:1809–1824。doi:10.1200 / JCO.2014.59.7633。  9. Galandiuk S,等人。结肠癌和直肠癌根治性切除后的复发方式。手术 Gynecol。Obstet。1992年;174:27–32。  10. Kim JC等人。GSN和OAS2在结直肠癌转移,介导神经周和淋巴血管浸润中的功能相反。一等奖。2018; 13:e0202856。doi:10.1371 / journal.pone.0202856。  11. Benson AB,3rd等。NCCN准则见解:结肠癌,版本2.2018。J.Natl Compr。Canc。网络 2018; 16:359–369。doi:10.6004 / jnccn.2018.0021。]  12. Kim SK等。基于十九个基因的风险评分分类器可预测结直肠癌患者的预后。大声笑 Oncol。2014; 8:1653-1666。doi:10.1016 / j.molonc.2014.06.016。  13.玛丽莎L,等人。结肠癌的基因表达分类分为分子亚型:表征,验证和预后价值。公共科学图书馆 2013; 10:e1001453。doi:10.1371 / journal.pmed.1001453。   14. Jorissen RN。等人。与转移相关的基因表达变化预示了公爵B期和C期大肠癌患者的预后不良。临床 癌症研究。2009; 15:7642-7651。doi:10.1158 / 1078-0432.CCR-09-1431。  15.白先生S,等人。一种多基因检测方法,可预测他莫昔芬治疗的淋巴结阴性乳腺癌的复发率。N. Engl。J. Med。2004; 351:2817-2826。doi:10.1056 / NEJMoa041588。  16. Kim SM等。基于六十五个基因的风险评分分类器可预测肝细胞癌的总体生存率。肝病学。2012; 55:1443-1452。doi:10.1002 / hep.24813。  17. Venables WN,Ripley BD,Venables WN。 S.第四版的《现代应用统计》。纽约:施普林格;2002年。   18. Kim SK,Hwan Kim J,Yun SJ,Kim WJ,Kim SY。APPEX:用于鉴定癌症预后基因表达特征的分析平台。生物信息学。2014; 30:3284-3286。doi:10.1093 / bioinformatics / btu521。  19. Guinney J,等。大肠癌的共有分子亚型。纳特 中 2015; 21:1350–1356。doi:10.1038 / nm.3967。   20. Babjuk M等人。EAU关于非肌肉浸润性膀胱尿路上皮癌的指南:2013年更新。Eur。乌鲁尔。2013; 64:639-653。doi:10.1016 / j.eururo.2013.06.003。  21.劳瑞JA等人。大肠癌的外科手术辅助治疗:左旋咪唑以及左旋咪唑和氟尿嘧啶的联合评估。北部中部癌症治疗小组和梅奥诊所。J.Clin。Oncol。1989年;7:1447–1456。doi:10.1200 / JCO.1989.7.10.1447。  22. Moertel CG,等人。左旋咪唑和氟尿嘧啶用于切除结肠癌的辅助治疗。N. Engl。J. Med。1990年;322:352–358。doi:10.1056 / NEJM199002083220602。  23.癌症基因组图谱,北。人类结肠癌和直肠癌的全面分子表征。自然。2012; 487:330-337。doi:10.1038 / nature11252。  24. Sadanandam A等。一种将细胞表型和对治疗的反应相关联的大肠癌分类系统。纳特 中 2013; 19:619–625。doi:10.1038 / nm.3175。  25. De Sousa EMF等。预后差的结肠癌由分子上不同的亚型定义,并从锯齿状前体病变发展而来。纳特 中 2013; 19:614–618。doi:10.1038 / nm.3174。  26.邓恩PD,等人。挑战癌症分子分层法则:肿瘤内异质性破坏了大肠癌的共识分子亚型和潜在的诊断价值。临床 癌症研究。2016; 22:4095–4104。doi:10.1158 / 1078-0432.CCR-16-0032。  27. Stein U等人。MACC1是新近确定的HGF-MET信号转导的关键调节因子,可预测结肠癌的转移。纳特 中 2009; 15:59-67。doi:10.1038 / nm.1889。  28. Kohler C等人。凋亡过程中从线粒体膜间空间释放腺苷酸激酶2。FEBS Lett。1999年;447:10-12。doi:10.1016 / S0014-5793(99)00251-3。  29. Pannicke U等。网状细胞发育不全(白细胞增多)是由编码线粒体腺苷酸激酶2的基因突变引起的。基因 2009; 41:101-105。doi:10.1038 / ng.265。  30. Lagresle-Peyrou C等。人腺苷酸激酶2缺乏症会引起与感觉神经性耳聋有关的严重造血缺陷。纳特 基因 2009; 41:106-111。doi:10.1038 / ng.278。  31. Heijink DM,等人。一种生物信息学和功能方法,用于识别大肠癌化学预防的新策略。癌基因。2011; 30:2026-2036。doi:10.1038 / onc.2010.578。  32. Yeretssian G等。BID在炎症和先天免疫中的非凋亡作用。自然。2011; 474:96-99。doi:10.1038 / nature09982。  33. Kerkhoff E,Rapp UR。Ras / Raf信号传导的细胞周期目标。癌基因。1998年;17:1457–1462。doi:10.1038 / sj.onc.1202185。  34. Kandoth C等人。跨12种主要癌症类型的突变情况和意义。自然。2013; 502:333-339。doi:10.1038 / nature12634。  35. Saaf AM等。体外极化Caco-2肠上皮细胞的全球转录程序与正常结肠癌和结肠癌中的基因表达程序之间存在平行性。大声笑 生物学 细胞。2007年;18:4245-4260。doi:10.1091 / mbc.e07-04-0309。  36. Lin MT,等。Cyr61的表达升高通过整合素alpha2beta1增强胃癌细胞的腹膜扩散。J.Biol。化学 2007年;282:34594–34604。doi:10.1074 / jbc.M706600200。[ PubMed ] [ CrossRef ] [ Google Scholar ]  37.胡Q,郭C,李Y,Aronow BJ,张J。LMO7介导Rho-心肌素相关转录因子-血清反应因子途径的细胞特异性活化,并在乳腺癌细胞迁移中起重要作用。大声笑 细胞生物学。2011; 31:3223-3240。doi:10.1128 / MCB.01365-10。   38.施密德MC,等人。整联蛋白-alpha4beta1加细胞因子SDF-1alpha或IL-1beta的联合封锁有效地抑制了肿瘤的炎症和生长。癌症研究。2011; 71:6965-6975。doi:10.1158 / 0008-5472.CAN-11-0588。  39. Vlahakis NE等。整合素alpha9beta1直接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A结合,并有助于VEGF-A诱导的血管生成。J.Biol。化学 2007年;282:15187-15196。doi:10.1074 / jbc.M609323200。  40. Oneyama C,等人。MicroRNA介导的整合素连接激酶的上调促进Src诱导的肿瘤进展。癌基因。2012; 31:1623-1635。doi:10.1038 / onc.2011.367。  41. Danussi C等人。EMILIN1-alpha4 / alpha9整合素相互作用抑制皮肤成纤维细胞和角质形成细胞的增殖。J.细胞生物学。2011; 195:131–145。doi:10.1083 / jcb.201008013。  42.卓Y,查玛斯R,贝利斯SL。β1整合素的唾液酸化可阻止细胞粘附于galectin-3,并保护细胞免受galectin-3诱导的细胞凋亡。J.Biol。化学 2008年;283:22177-22185。doi:10.1074 / jbc.M800015200。  43. Gupta SK,Oommen S,Aubry MC,Williams BP,Vlahakis NE。整合素alpha9beta1通过增强上皮-间质转化促进恶性肿瘤的生长和转移。癌基因。2013; 32:141–150。doi:10.1038 / onc.2012.41。  44.郝建民,等。五基因签名可作为大肠癌转移和生存的潜在预测指标。J.Pathol。2010; 220:475-489。  45. Laplante M,萨巴蒂尼DM。mTOR信号一目了然。J.细胞科学。2009; 122:3589-3594。doi:10.1242 / jcs.051011。   46. Woodruff PG等。吸烟引起的独特的肺泡巨噬细胞活化状态。是。J.呼吸。暴击 护理医学。2005; 172:1383-1392。doi:10.1164 / rccm.200505-686OC。 [ PMC免费文章] [ PubMed ] [ CrossRef ] [ Google学术搜索]点击查看:文章上部分总结内容更多医学分类文章免费使用文档翻译功能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来源于:pubmed.nih
2021-03-15 14:50:08
182
在活细胞中研究RNA与蛋白质相互作用的动力学
了解生物分子在细胞中结合和解离的速度对于建立生物学定量模型至关重要,但是直到现在,才可以使用体外纯化的蛋白质来测量这些动力学。正如遗传学家Theodosius Dobzhansky在1973年指出1时,“除了进化,生物学上没有任何意义。” 许多现代生物学家可能会补充说,除了从生物化学的角度来看,分子生物学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没有生物化学提供的定量理解,生物学家如何预测生物体早期发育过程中蛋白质水平降低两倍的影响,还是癌细胞中另一种蛋白质的浓度增加了十倍?长期以来,简化的生物化学实验与混乱的细胞之间的鸿沟似乎无法克服。现在,Sharma等人在《自然》杂志上撰文。2个 报告了一种能够对细胞中的分子相互作用进行生化分析的技术。作者专注于RNA分子与蛋白质之间相互作用的动力学。信使RNA分子与各种RNA结合蛋白(RBP)结合,这些蛋白控制着mRNA生命周期的几乎每个方面-从最初加工的RNA到最终的破坏3。每个RBP可以结合数百个RNA分子,每个RNA可以被数十种不同的RBP 4结合。此外,RNA-蛋白质相互作用不是静态的5,6。取而代之的是,蛋白质可以快速结合至其靶RNA,并与它们迅速解离(图1),而这些动力学是基因调控的核心。换句话说,RNA-蛋白质相互作用的动力学是基因表达的驱动力。因此,定义细胞中这些动力学的参数对于充分理解基因表达的调控至关重要。 图1 | 一种探测细胞中RNA与蛋白质相互作用的方法。作用于RNA分子的蛋白质会迅速与其靶结合位点缔合和解离。为了定量地了解基因调控,需要测量缔合和解离的速率,但是在活细胞中不可能做到。Sharma等。图2描述了一种称为KIN-CLIP的方法,该方法使用紫外线的超快脉冲在细胞中的结合蛋白与RNA分子之间产生共价交联。这不仅可以鉴定蛋白质的RNA靶标(如先前报道的交联技术中可能的那样),而且由于交联过程的快速性,还可以确定缔合和解离的动力学。尽管已经研究了RNA与蛋白质的相互作用数十年,但尚未对其在细胞中的动力学进行表征。广义上讲,动力学见解只能从使用纯化蛋白的体外研究中获得。在细胞中的实验已经能够识别RBP的RNA目标,但缺乏测量相互作用动力学的精度5。随着高通量测序方法的出现,体外方法现在可以探测蛋白质与成千上万个RNA变体7相互作用的动力学。但是这些实验仍然在没有细胞环境的情况下对纯化的蛋白质进行。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种称为交联和免疫沉淀的方法8(CLIP)已成为表征细胞中RNA与蛋白质相互作用的主要工具。在CLIP中,使用紫外线将与RNA分子复合的蛋白质共价交联到RNA上。然后分离复合物,并通过高通量测序鉴定交联的RNA。这种方法提供了在复杂细胞环境中与特定RBP结合的RNA的目录,但充其量只能提供这些相互作用的快照。Sharma和他的同事现在弥合了体外之间的鸿沟通过开发一种可以确定细胞中RNA与蛋白质相互作用的动力学参数的CLIP的策略和CLIP。作者的主要见解是,先前报道的CLIP方法的某些技术方面使此类方法无法用于捕获动力学参数。最具挑战性的限制是,交联速率必须快速以捕获蛋白质和RNA分子缔合和解离的速率。常规的UV源无法实现足够快速的交联,因此使用它们来测量动力学就像使用慢速快门拍摄奔腾的骏马-图像中的所有东西都模糊在一起。这一认识促使作者使用脉冲飞秒紫外线激光器,该激光器将蛋白质交联到RNA的速度足够快,可以捕获动力学参数。为了测试该方法,作者将其应用于名为Dazl的RBP,这是生产生殖细胞所必需的,并调节基因表达9。Dazl结合数百个目标mRNA,增加其稳定性和产生的蛋白质数量10。然而,尽管其具有生物学重要性,但关于Dazl的结合和功能的许多知识仍未知,这使其成为KIN-CLIP实验的理想候选者。Sharma和同事首先验证了KIN-CLIP可以识别从“快照” CLIP生成的先前发布的数据集中发现的RNA靶标。然后,他们计算了Dazl与RNA中数千个结合位点的缔合和解离的动力学参数,称为速率常数。这些结果表明,Dazl结合是高度动态的:其结合时间短;RBP仅驻留在各个站点几秒钟。Dazl也很少结合,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结合位点都不含蛋白质。作者还发现,多个Dazl分子倾向于在彼此靠近的位点结合。动力学分析表明,这可能是由于合作结合引起的,这种现象是一种蛋白质与一个位点的结合增加了其他蛋白质与附近位点结合的可能性。最后,作者将新确定的Dazl动力学参数纳入了其对基因表达影响的预测模型中,从而为Dazl的功能提供了生化基础,并为将来的研究奠定了基础。这项研究最令人兴奋的方面之一是KIN-CLIP在研究其他RBP方面的潜力,但是该方法确实有一些局限性。例如,与所有基于CLIP的技术一样,将目标蛋白质与结合的RNA交联的能力是必需的。这可能具有挑战性,因为某些蛋白质没有正确定向的必要侧链以进行交联。但是,对于潜在的KIN-CLIP转换而言,最大的障碍是交联需要专用设备:对于许多生物学家而言,脉冲飞秒激光可能并不容易获得。此外,KIN-CLIP库的实验过程和相关分析比标准CLIP实验的过程更复杂,并且可能被证明是采用该过程的另一个障碍。尽管如此,这项研究将生物化学的工具带入了活细胞,并且在此过程中可能为研究RNA与蛋白质的相互作用提供了一个转折点。下一步是将KIN-CLIP应用于其他RBP,但将其应用到其他类型的相互作用生物分子上的前景也已浮出水面。的确,作者们有趣地注意到,脉冲飞秒激光可以使蛋白质与DNA交联-也许“ DNA KIN-CLIP”就可以实现。Sharma及其同事不仅为RNA生物学设定了新标准,还可能更广泛地释放了生物化学对分子生物学的影响。 点击:查看更多生物学文章 查看更多医学文章 使用免费全文翻译功能 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来源于:nature
2021-03-04 19:04:08
404
冠状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和A型流感病毒的广谱抑制剂
Thapsigargin是主要人类呼吸道病毒的广谱抑制剂:冠状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和A型流感病毒点击:查看上部分内容介绍图1. thapsigargin(TG)在无细胞毒性水平下短时间(30分钟)暴露于人细胞,迅速引起延长的(≥48h)抗病毒状态,从而阻止了RSV复制。 TG在(A)感染前24小时或(B)感染后24小时以剂量依赖性方式引发,可阻止RSV产生。 (A)用TG或对照DMSO灌注HEp2和A549 30分钟,用PBS洗涤并在RSV感染前在正常培养基中孵育24小时,或(B)首先在TG 30分钟之前用RSV感染24小时启动。 TG诱导的抗病毒状态持续至少48小时。如图所示,用TG或DMSO对照将HEp2(C)和A549(D)细胞灌注30分钟,用PBS洗涤,再进行24或48小时的正常培养;之后,细胞被RSV感染。所有细胞均以0.1 MOI感染RSV(A2株,ATCC VR-1540),共3天。收集离心的上清液感染HEp2细胞24小时,用小鼠抗RSV(2F7)抗体(pfu / mL)免疫检测RSV。2向ANOVA(Sidak的多次比较)的意义与相应的DMSO控件有关。与A549细胞相比,HEp2细胞更易于RSV复制。 TG抑制RSV转录。在RSV感染之前,立即用0.5µMTG灌注HEp2细胞(E)30分钟,在RSV感染之前(F)用TG灌注HEp2细胞30分钟,用PBS洗涤并培养48小时。总共感染3天后,提取总RNA进行cDNA转换,以量化标准化为18srRNA的病毒基因(L基因,M基因和F基因)表达。通过相对于相应DMSO对照中表达的未配对t检验确定显着性。 (G)用指定浓度的TG或DMSO对照预孵育30分钟的(Hp2和(H)A549细胞)用PBS洗涤,在无血清培养基(Opti-MEM)中培养过夜,并进行细胞活力测定(CellTiter-Glo®发光细胞活力测定试剂盒,Promega)。水平条=平均值(红色)±标准偏差;ns =不重要。与Dunnett进行多次比较的单向方差分析的意义是相对于相应的DMSO控件而言的。所有测定均一式三份,进行三次。 *p <0.05和**** p <0.0001。 图2. TG作为抗病毒药比利巴韦林更有效,显示出高选择性指数并阻止病毒转录和病毒蛋白产生。如前所述,在培养基中或在单独培养基中连续存在利巴韦林时,将HEp2细胞用TG,利巴韦林或DMSO对照引发30分钟,如前所述用PBS洗涤并用RSV感染(用于TG或DMSO对照)。以4 dpi收获培养基,用于(A)子代病毒滴定(pfu /mL)和(B)通过一步反转录-qPCR检测病毒L基因RNA。除非另有说明,否则单向ANOVA(Tukey的多次比较)的显着性是相对于DMSO控件而言的。在HEp2细胞的RSV感染中,TG的相应选择性指数(SI)估计为984(C,D)。在TG的感染前引发范围内,分别通过pfu / mL病毒滴定和发光细胞活力测定法确定HEp2细胞中TG对RSv的有效浓度(EC)和细胞毒性浓度(CC)。 SI = CC50 / EC50 = 63.43 / 0.06447 = 983.9。 EC90 = 84.55 nM。如图所示,用TG或DMSO对照引发NHBE细胞30分钟,用PBS洗涤并以0.1 MOI感染RSV。在48 hpi时,通过一步反转录qPCR(E)收集用于检测病毒L基因RNA的培养基,提取总RNA进行cDNA转化以定量病毒基因的表达(L基因,F -基因和M基因)标准化为18s rRNA(F)。单向ANOVA(Dunnett的多重比较)(E)和两向ANOVA(Tukey的多重比较)(F)的意义与DMSO控件有关。 TG还抑制NHBE细胞中病毒F蛋白的产生。如图所示,用TG或DMSO对照灌注细胞30分钟,用PBS洗涤,并在80℃下用RSV感染0.05 MOI持续48小时,并直接免疫染色是否存在RSV F蛋白(G,H)。以100倍放大率拍摄的图像。随着TG启动剂量的增加,RSV阳性细胞(pfu)的数量明显减少。单向方差分析(Dunnett的多次比较)的意义与DMSO控件有关。 * p <0.05,*** p <0.001和**** p <0.0001。图3. NHBE细胞的TG引发增加了ER应激基因的表达(感染前和感染后)和RIG-I信号传导相关基因的基础表达,但是在感染过程中,RIG-I关联基因的诱导是衰减。用TG或DMSO对照引发细胞30分钟,用PBS洗涤并在0.05 MOI下用RSV感染48小时,然后提取总RNA进行cDNA转化以定量ER应激基因的表达(A)DDIT3,(B)HSPA5 (C)HSP90B1。将表达标准化为18s rRNA,通过2向ANOVA(Sidak的多次比较)确定的显着性相对于相应的DMSO对照。有一致的迹象表明,TG启动引发了RIG-I相关基因RIG-I(D),IFNB(E)(以及相应的IFNB蛋白(F))和RNASEL(G)的感染前激活。在16hpi对上清液进行IFNB ELISA。将所有RNA表达标准化为18s rRNA,并通过单向ANOVA和Dunnett的多重比较(D)或2向ANOVATukey的多重比较(E–G)确定的显着性相对于相应的DMSO对照。所有测定均一式三份,进行三次。*p <0.05,** p <0.01,*** p <0.001和**** p<0.0001。 图4. TG抑制OC43病毒的转录和蛋白质的产生,作为抗病毒剂比羟氯喹和瑞姆昔韦更有效,并且显示出高选择性。 (A,B)用TG引发A549细胞30分钟,用PBS洗涤两次,并在0.5MOI下用OC43感染3小时。然后,将细胞再次用PBS洗涤,并在无血清培养基(补充有0.1 µg / mL TPCK胰蛋白酶的Optii-MEM)中培养48小时,然后从(A)培养基和(B)细胞中提取RNA,分别进行反转录qPCR和cDNA转换,再进行qPCR,以检测病毒OC43复制酶多蛋白1ab RNA。 cDNA定量标准化为18s rRNA。 (C)使用重复的孔组进行细胞蛋白提取,以通过蛋白质印迹法检测OC43 NP。 (D,E)如图所示,用TG,羟氯喹(HC)或DMSO / PBS对照对MRC5细胞进行预处理,持续30分钟,用PBS洗涤两次,用OC43(0.01 MOI)感染3 h,再用PBS两次,最后在无化合物(感染前)或持续存在HC(连续)的情况下用无血清培养基补充。在2 dpi时,收集培养基用于(D)通过一步反转录qPCR检测病毒多蛋白1abRNA和(E)通过感染A549细胞24小时并免疫染色是否存在病毒NP来直接检测子代病毒。以100倍放大率拍摄的图像。所指示的显着性(通过单向方差分析确定)和病毒RNA检测的降低百分比相对于相应的对照。 (F,G)TG在阻止OC43(F)和甲型流感病毒(G方面优于伦德韦(RDV))复制。用指示的TG,0.3 µM RDV或DMSO对照对A549细胞进行初次免疫30分钟,用PBS洗涤两次,并用0.01 MOI的CoVOC43或1.0 MOI的苏联H1N1病毒感染2小时,然后再次用PBS,然后在无血清培养基中孵育TG引发的细胞,或在连续存在RDV的培养基中孵育。在24、48和72 hpi时,基于相对Ct方法,对收集的上清液进行病毒RNA提取,然后进行一步反转录qPCR,以检测OC43复制酶多蛋白1ab RNA或流感M基因RNA的相对拷贝数。 。所指示的显着性是相对于基于2通ANOVA Dunnett(F)或Tukey(G)多重比较测试的RDV处理过的细胞而言的。 (H)RDV和TG处理对细胞活力没有不利影响。将A549细胞用RDV连续处理,或用指定的TG或DMSO处理30分钟,洗涤,培养过夜,然后进行细胞活力测定(CellTiter-Glo 2.0细胞活力测定,Promega)。通过单因素方差分析相对于DMSO对照确定指示的显着性。 (I)TG对OC43的抑制作用的选择性指数(CC50 / EC50)估计在7072和9227之间。EC90= 0.02622 µM。用TG(0至91 µM)灌注MRC5细胞30分钟,用PBS洗涤两次,并在含10%FCS和1%P / S的DMEM Glutamax中培养过夜。用CellTiter-Glo 2.0细胞活力测定(Promega)进行细胞活力测定(CC50)。有效或抑制TG的剂量反应(EC50)是基于以指定浓度的TG(0至0.5 µM)灌注MRC5细胞30分钟,然后进行PBS洗涤和以0.01 MOI的OC43感染。感染后三天,收集上清液用于RNA提取和一步反转录qPCR以定量病毒RNA(多蛋白1ab RNA)的存在。 CC=细胞毒性; EC =有效浓度。 ** p <0.01,*** p<0.001和**** p <0.0001。接下来,评估了在OC43病毒感染之前和期间对TG启动的ER应激反应。在A549细胞中,TG以剂量依赖性方式基础上和在感染过程中刺激ER应激基因的表达。 TG诱导的A549细胞OC43感染的ER应激基因图谱(图5A,C)与NHBE细胞的RSV感染的TG应激基因图谱高度相似(图3A,C)。在A549细胞中,TG启动似乎对RIG-I相关基因(RIG-I,IFNB和OAS1)的基础转录几乎没有影响。像在NHBE细胞的RSV感染中(图3D,G)一样,在TG引发的细胞的OC43感染过程中,RIG-I相关基因的诱导也减弱了(图5D,F)。因此,在OC43感染期间降低RIG-I相关基因的转录诱导也是TG介导的OC43病毒抑制的特征。重要的是,感染前TG引发的A549细胞与OC43病毒和苏联H1N1甲型流感病毒的共同感染(图5H)一样,能够抑制单独的病毒感染(图5G)。总之,A549细胞的TG引发在基础上和OC43感染期间增加了ER应激基因的表达,在感染期间减弱了RIG-1信号相关基因的诱导,并抑制了与OC43和流感病毒的共感染。1.1. TG阻止子代SARS-CoV-2生产SARS-CoV-2与OC43病毒一样易受TG抑制。用TG对Calu-3和NHBE细胞进行感染前预感染可阻断SARS-CoV-2复制(图6A,C),这与在A549和MRC5细胞中用OC43病毒所见的抑制作用相当(图4A,D)。在Calu-3细胞中,用SARS-CoV-2在TG感染24小时后用TG引发感染后30分钟也有效抑制病毒,表明其在SARS-CoV-2感染中具有治疗潜力(图6B)。与流感病毒抑制一样[14],TG无法抑制SARS-CoV-2在Vero E6细胞中的复制,这表明完整的I型IFN系统对于TG介导的宿主抗病毒应答是必需的(图6D)。通过子代病毒RNA检测(图6E–H)和传染性子代确定,TG的广谱抗病毒效力在单独的病毒感染中与在SARS-CoV-2和pdm H1N1病毒共感染中一样明显在感染的Calu-3细胞的培养基中通过TCID50分析检测病毒(图6I–K)。在72 hpi下,在单个病毒中,相对于相应的DMSO对照,0.5 µM TG引发的细胞相对于相应的DMSO对照,抑制SARS-CoV-2后代病毒产生300倍(99.7%)和880倍(99.9%)。感染(图6I)和共同感染(图6J)。相对于相应的DMSO对照,在以0.5 µM TG引发的共感染细胞72 hpi时,pdmH1N1病毒的产量降低了11倍(93.3%)(图6K)。总体而言,在单病毒比较(图6E,F)和共感染(图6G,H)中,SARS-CoV-2与dd H1N1病毒感染相比,TG引发的后代病毒减少比例更高。这表明SARS-CoV -2比dm H1N1病毒对TG抑制更敏感。总之,TG是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主要针对人类主要呼吸道呼吸道合胞病毒,冠状病毒(特别是SARS-CoV-2)和甲型流感病毒,不能区分单病毒感染和复合病毒感染。图5. A549细胞的TG引发在基础上和在OC43感染期间增加了ER应激基因的表达,在感染期间减弱了RIG-I信号相关基因的诱导,并抑制了与OC43和流感病毒的共感染。 (A–C)。TG引发似乎以剂量依赖的方式刺激内质网应激基因的表达。 (D–F)TG在感染过程中减弱了RIG-I相关基因的诱导。 A549细胞用TG引发30分钟,用PBS洗涤两次,并在0.5 MOI下用OC43感染3小时;此后,再次用PBS洗涤细胞,并在无血清培养基中培养24小时,然后收集细胞裂解液用于RNA提取和cDNA转化,用于(A)DDIT3,(B)HSPA5,(C)HSP90B1,(D )RIG-1,(E)IFNB和(F)OAS1。将所有表达标准化为18s rRNA。意义相对于基于2向ANOVA(Tukey的多次比较)的相应DMSO控件。 (G,H)在单独的病毒感染或共同感染中,TG在A549细胞中抑制了OC43病毒和苏联H1N1病毒的复制。将细胞用TG灌注30分钟,用PBS洗涤两次,并在OC43病毒和OC43病毒和US H1N1病毒感染下单病毒感染或共同感染3 h分别为0.01和1.5 MOI(基于FFA);之后,将细胞再次用PBS洗涤两次,并在无血清培养基中孵育。在48 hpi收获培养基用于病毒RNA提取,然后进行一步反转录qPCR,以检测OC43复制酶多蛋白1ab RNA和苏联H1N1 M基因RNA的相对拷贝数。所示的显着性基于2次方差分析Tukey的多次比较,并且病毒RNA检测的减少百分比相对于相应的DMSO对照。所有测定均一式三份,进行三次。 * p <0.05,** p <0.01,*** p <0.001和**** p <0.0001。 图6.在单病毒感染和与pdm H1N1病毒共感染中,TG有效地阻止了子代SARS-CoV-2的产生。 (A,C,D)Calu-3和NHBE细胞的感染前TG引发,但不是Vero E6细胞,有效地抑制了子代病毒的输出。按照指示用TG灌注细胞30分钟,用PBS洗涤两次,并在80℃下感染SARS-CoV-2。0.01MOI 3小时;之后,将细胞再次用PBS洗涤两次,并在无血清培养基中孵育,该培养基中添加了0.2 µg /mL TPCK胰蛋白酶。在72 hpi的培养基上进行病毒RNA提取。 (B)在24 hpi用TG引发阻断了SARS-CoV-2在Calu-3细胞中的复制。首先以0.01 MOI的浓度将SARS-CoV-2细胞感染细胞24小时,然后用指示的TG灌注30分钟,用PBS洗涤3次并在无血清培养基中孵育。在48和72 hpi的培养基上进行病毒RNA提取。根据相对Ct方法,对以上分离的所有RNA进行一步反转录qPCR,以检测SARS-CoV-2复制酶多蛋白1ab RNA的相对拷贝数。用TG对Calu-3细胞进行预感染引发可抑制(E)SARS-CoV-2和(F)pdm H1N1病毒的单独感染,以及(G,H)两种病毒的共同感染。用TG或DMSO灌注细胞30分钟,用将相应的病毒以0.01 MOI的浓度持续2 h,用PBS洗涤3次,然后在无血清培养基中孵育。在感染后指定的时间点,对感染细胞的培养基进行采样以进行病毒RNA提取,以进行一步反转录qPCR,以检测SARS-CoV-2复制酶多蛋白1ab RNA(E,G)和流感的相对拷贝数M基因RNA(F,H)。 (IK)在相似感染的培养物上于24、48和72 hpi采集的培养基样本用于检测通过在Vero细胞中进行TCID50病毒滴定来检测存活的子代病毒(显示为平均值±SEM)。 (一)在单病毒感染中SARS-CoV-2,TG表现出剂量依赖性病毒抑制作用。在与SARS-CoV-2和pdm H1N1病毒共感染时,TG能够同时抑制SARS-CoV-2(J)和pdm H1N1病毒(K)。所示的显着性基于2向ANOVA Tukey的多次比较测试和相对于相应DMSO对照的病毒RNA变化百分比。 * p <0.05,** p<0.01和**** p <0.0001。3.4. TG甲型流感病毒的翻译后阻断可在致命病毒攻击中保护小鼠 我们先前发现TG抑制NHBE细胞和NPTr细胞中流感病毒复制的过程中,病毒NP和M1蛋白的病毒转录或产量几乎没有或没有变化,表明该病毒在翻译后被阻断了[14]。由于病毒NP和M1蛋白在胞质核糖体上被翻译成核输入,因此我们在这里检查了通过ER-高尔基体运往宿主细胞膜的病毒蛋白(HA,NA和M2)[25]。来自TG引发的NPTr细胞的病毒蛋白分析(图7A,B)显示,所有其他病毒蛋白的表达似乎也未受影响,这表明TG差异性靶向了流感病毒,RSV和冠状病毒的复制周期。由于TG的抗病毒作用在酸性pH值而不是在碱性pH值下稳定(图7C,D),因此在小鼠致命流感病毒攻击中评估了TG的口服治疗(感染后)功效。组中的每只BALB / c小鼠(每组n = 8)首先经鼻内感染3种MLD50的PR8 / H1N1病毒,第二天每天一次通过管饲法给予TG或oseltamivir,持续5天。低口服剂量TG(根据经验选择1.5 µg / kg /天)所赋予的保护作用与高剂量奥司他韦(45 mg / kg /天)对小鼠的保护作用相似。在治疗上,与PBS-PBS相比,TG治疗组的存活率显着提高(图7E),感染后3天和5天(dpi)的病毒脱落减少(图7F),体重减轻程度较轻(图7G,H)。 DMSO控制。七只,八只和两只小鼠全部在TG,奥司他韦和PBS +DMSO组中存活。在所有三个参数中,用TG和奥司他韦治疗的小鼠之间没有显着差异。因此,口服TG在遭受致死性流感病毒攻击的小鼠中赋予治疗保护。图7. TG在翻译后抑制甲型流感病毒,对酸稳定,在致命病毒攻击中具有治疗性保护小鼠的作用。 (A)由TG引发的NPTr细胞引起的流感后代产量急剧下降是(B),同时病毒蛋白没有下降。将细胞用TG灌注30分钟,用PBS洗涤两次,并以0.5 MOI的浓度感染USSR病毒2小时。之后,将细胞再次用PBS洗涤3次,并在无血清培养基中温育24小时,该培养基中添加了0.2 µgl /mL的TPCK胰蛋白酶。(A)用相应的培养基样品进行聚焦形成测定,以确定活病毒的产量(ffu / µL)。所示的显着性基于单向ANOVA(Dunnett的多重比较)和相对于相应DMSO对照的存活子代百分比。 (B)病毒蛋白,包括通过ER-高尔基体处理的蛋白(HA,NA和M2),未显示TG引发的细胞减少。(C,D)TG的抗病毒活性在酸性但不是碱性条件下是稳定的。(C)首先,将所用的TG首先按照指示在pH 1.5(在30mM盐酸中)孵育不同的时间,并用氢氧化钠中和,然后以0.5 µM的终浓度应用于细胞中30分钟。 (D)首先将所用的TG在pH12.0(10 mM氢氧化钠)中孵育2小时,并用盐酸中和,然后以0.5 µM的最终浓度将其应用于细胞30分钟。在以0.5 MOI的感染率感染苏联H1N1病毒后二十四小时,将感染的培养基用于6小时聚焦形成试验,以免疫检测病毒NP以确定子代病毒的产量(ffu/ µL)。除非另有说明,否则重要性基于单向ANOVA Tukey的多重比较,并且病毒减少的百分比与相应的DMSO控件有关。 (E–H)TG在小鼠致命流感病毒攻击中的治疗保护。组中的每只BALB / c小鼠(每组n= 8)都经鼻内感染了3种MLD50的PR8 / H1N1病毒。然后每天给每只小鼠口服一次TG(1.5 µg / kg /天),奥司他韦(45mg /kg /天)或PBS + DMSO,持续5天;第一次剂量为12 hpi。在14d内记录生存率(E),通过TCID50分析的肺病毒滴度(F)和体重变化(G,H)。每个时间点代表平均值±SEM。 Kaplan–Meier方法用于生存分析。相对于相应的TG组显示了显着性。 * p <0.05,** p <0.01,*** p <0.001和****p<0.0001。点击:查看文章结论 查看更多冠状病毒文章 查看更多医学文章 试用免费文档翻译功能 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 来源于:mdpi
2021-02-24 16:25:25
324
COVID疫苗可以阻止传播吗?科学家竞相寻找答案
控制大流行病需要采取预防病毒传播的措施,但这一功能很难衡量。 可以阻止病毒传播的疫苗将有助于控制大流行。图片来源:Andrea Fasani / EPA-EFE / Shutterstock 随着各国推出预防COVID-19的疫苗,正在进行研究以确定注射疫苗是否还可以阻止人们感染和传播SARS-CoV-2病毒。如果将疫苗传播给足够多的人,则可以帮助控制该流行病。 初步分析表明,至少某些疫苗可能具有传播阻断作用。但是,要确认这种影响以及这种影响的强度是很棘手的,因为给定区域感染的下降可能是由其他因素(例如封锁和行为改变)解释的。不仅如此,该病毒还可以从无症状携带者传播,这使得很难检测到这些感染。 “这些是最难的研究之一,”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哈佛大学陈陈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马克·利普西奇说。他说:“我们所有人都在那里,不停地尝试查看从确实出现的少量数据中可以得到什么。” 预计未来几周将获得一些研究的结果。 停止感染? 尽管大多数COVID-19疫苗的临床试验都表明疫苗可以预防这种疾病,但一些试验结果还提供了一些线索,表明注射
2021-02-22 19:36:27
369
SARS-CoV-2穗蛋白中的突变使传染性提高了八倍
由 纽约大学 PNG / CC0公共领域 SARS-CoV-2突触蛋白的突变是英国,南非和巴西出现的相关变体中的几种遗传突变之一,使该病毒在人细胞中的传染性比普通人高出八倍。根据发表在《eLife》杂志上的研究,该病毒起源于中国。 由纽约大学,纽约基因组中心和西奈山的研究人员领导的这项研究证实了D614G突变使SARS-CoV-2更易于传播的发现。 纽约大学生物学助理教授内维尔·桑贾纳(Neville Sanjana)表示:“自我们最初进行这项研究以来的几个月中,D614G突变的重要性不断提高:该突变已接近普遍流行,并已包括在所有当前关注的变异中。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神经科学与生理学教授,纽约基因组中心核心教员。“确认这种突变导致更多的可传播性,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病毒在过去的一年中如此迅速地传播。” SARS-CoV-2穗状蛋白中的D614G突变(通常称为“ G变体”)可能在2020年初出现,现在是全美国SARS-CoV-2病毒中最流行和最主要的形式在全球许多国家 随着多个突变的传播,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了解这些突变的功能意义,以及它们是否有意义地改变了病毒的传
2021-02-18 19:39:28
284
识别面部形状的基因
由 伦敦大学学院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发现,影响拉丁美洲人口唇形的基因似乎是继承自Denisovans的基因,Denisovans是几万年前的绝种古代人类群体。图片来源:UCL,艾克斯-马赛大学和开放大学研究团队UCL领导的研究小组发现了确定人的面部轮廓形状的基因。研究人员确定了32个影响面部特征的基因区域,例如鼻子,嘴唇,下巴和额头形状,其中9个是全新发现,而其他人则利用先前有限的证据验证了基因。来自拉丁美洲各地6,000多名志愿者的数据分析今天发表在《科学进展》上。由伦敦大学学院,艾克斯-马赛大学和开放大学领导的国际研究小组发现,其中一个基因似乎是继承自丹尼斯万斯家族的基因,该家族是几万年前的绝种古代人类群体。研究小组发现,有助于唇形的基因TBX15与Denisovan人的遗传数据相关,为该基因的起源提供了线索。丹尼索瓦人生活在中亚,其他研究表明他们与现代人类杂交,因为他们的某些DNA生活在太平洋岛民和美洲原住民中。共同通讯的作者Kaustubh Adhikari博士(UCL遗传学,进化与环境和开放大学)说:“我们发现,脸形基因可能是古代人类进化以适应其环境的进化产物
2021-02-08 19:15:01
282
北冰洋被冰层覆盖,并充满淡水
由 阿尔弗雷德·韦格纳研究所在海平面低的冰川时期,与太平洋的交换被停止了,与北大西洋的交换被大大减少了,而北极盆地仍在接受淡水输入。交换只能通过格陵兰-苏格兰-里奇的狭窄网关进行。三个草图的顺序显示:(1)北冰洋的一段新鲜期,然后(2)当盐水进入北冰洋时,淡水释放到北大西洋,以及(3)北极冰盖突然融化。与相对温暖和咸的大西洋水接触。图片来源:阿尔弗雷德·韦格纳研究所/马丁·昆斯汀在过去的15万年中,北冰洋被厚达900米的架子冰覆盖着,并且至少两次充满了淡水。最新一期《自然》杂志报道了这一令人惊讶的发现是Alfred Wegener研究所和MARUM的科学家进行长期研究的结果。通过对海洋沉积物的成分进行详细分析,科学家可以证明北冰洋以及北欧海至少在两个冰期没有海盐。取而代之的是,在厚厚的冰盾下,这些海洋充满了大量的淡水。然后,这些水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释放到北大西洋。如此突然的淡水输入可以解释气候的快速波动,而此前却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解释。大约在60,000到70,000年前,在上一个冰川期的一个特别寒冷的时期,北欧和北美的大部分地区都被冰盖覆盖。从爱尔兰和苏格兰经过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到卡拉海(北冰洋)的东缘,欧洲的冰盖跨越了5000多公里。在北美,现在被称为加拿大的大部分地区被埋在两个大冰盖下。格陵兰岛和白令海海岸线的部分地区也被冰川化。北冰洋北面的冰情如何?它被厚厚的海冰覆盖了,还是漂浮在这些巨大冰原的舌头上,远远超出了北极?到目前为止,对这些问题的科学答案或多或少都是假设的。与陆地上的沉积物相反,不稳定的巨石,葡萄树和冰川谷是冰川的明显地标,迄今为止,在北冰洋只有很少的巨大冰架痕迹。不来梅大学阿尔弗雷德·韦格纳研究所亥姆霍兹极地和海洋研究中心(AWI)和MARUM海洋环境科学中心的地球科学家现在已经收集了北冰洋和北欧海洋的现有证据,并将其与新数据结合起来一个令人惊讶的结论。根据他们的研究,过去15万年来,北冰盖的漂浮部分覆盖了北冰洋的大部分地区。大约在70,000-60,000年前以及大约150,000-130,000年前。在这两个时期中,淡水在冰下蓄积,形成了数千年的完全新鲜的北冰洋。“这些结果意味着我们对冰川气候对北冰洋的了解发生了真正的变化。据我们所知,这是第一次考虑对北冰洋和北欧海进行全面更新,不仅一次,而且两次”的第一作者,阿尔弗雷德·韦格纳研究所(Alfred Wegener Institute)的地球化学家Walter Geibert博士说。沉积物中没有,因此一定没有盐水他们的发现基于对北冰洋,弗拉姆海峡和北欧海不同地区的十个沉积物岩心的地质分析。堆积的沉积物反映了过去冰川的气候历史。在调查和比较沉积物记录时,地球科学家发现,始终以相同的两个时间间隔缺少重要的指标。“在盐水中,天然铀的腐烂总是导致同位素the230的产生。该物质积聚在海底,由于其75,000年的半衰期,很长一段时间仍可被检测到”,Walter Geibert解释道。因此,地质学家经常使用这种or同位素作为天然时钟。“在这里,反复而广泛的缺席是向我们揭示发生了什么的赠品。根据我们的知识,对这种模式的唯一合理解释是,北冰洋在其较年轻的历史中两次被淡水充满-在冰冻和冰冻的环境中。液体形式”,也是来自AWI的合著者和微古生物学家Jutta Wollenburg博士解释说。北冰洋的新图景一个由多个海峡与北大西洋和太平洋相连的大海洋盆地怎么会变得完全新鲜?共同作者,地质学家Ruediger Stein教授说:“如果我们意识到在冰川期,全球海平面比今天低了130 m,并且北极的冰团可能进一步限制了海洋环流,那么这种情况是可以想象的。”在AWI和MARUM。诸如白令海峡或加拿大群岛的声音之类的浅层连接当时处于海平面之上,从而完全切断了与太平洋的连接。在北欧海域,延伸到海底的大型冰山或冰原限制了水团的交换。夏季的冰川,冰融化以及流入北冰洋的河流不断向该系统输送大量淡水,每年至少1200立方公里。这笔款项的一部分将被迫通过北欧海域,穿过格陵兰岛-苏格兰山脊中稀疏且较深的较深连接处进入北大西洋,从而阻碍了盐水向北渗透。这导致了北冰洋的新鲜化。沃尔特·吉伯特说:“一旦冰障机制失效,大量的盐水就会再次充满北冰洋。” “我们认为,这样一来,它便可以迅速取代较淡的淡水,从而导致将累积的淡水突然排放到北欧海的浅南边界格陵兰-苏格兰-里奇地区,进入北大西洋。”假设大量的淡水存储在北冰洋中并且可以快速释放,这将有助于理解过去一系列气候波动之间的联系。它还将为不同的过去海平面重建方法之间的明显差异提供解释。沃尔特·吉伯特解释说:“建议说,在某些寒冷时期,珊瑚礁的残骸表明其海平面要比南极冰芯的重建或小型海洋生物的钙质壳的重建高。” “如果我们现在接受,淡水不仅可能以固体形式储存在陆地上,而且其中一些还以液体形式储存在海洋中,从北冰洋释放的淡水也可能解释了上一个冰河时期某些突然的气候变化事件。在这样的事件中,格陵兰岛的温度在几年之内可能会上升8-10摄氏度,只是在几百年或数千年的过程中才恢复到原始的寒冷冰川温度。“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地球系统过去的北极气候临界点的一个例子。现在我们需要更详细地研究这些过程是如何相互联系的,并评估北冰洋这一新概念如何帮助缩小我们的知识差距。 ,特别是考虑到人为气候变化的风险,” Walter Geibert说。 点击:查看更多其他分类文章 查看更多生物学文章 查看更多医学文章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来源于:phys
2021-02-06 16:50:00
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