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昕翻译

>

英文翻译

英文文档快速翻译中文,英文翻译教程
在这个互联网发达的时候,日常接触英文概率很大吧,无纸化办公让更多的英文电子文档出现在日常生活中,所以如何快速翻译英文文档是一个必须上心的事,因为如果你不是一名专业译者,一天多数时间发生在翻译文档上,那效率可太低了。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个快速翻译文档的教程!文档翻译教程:打开【福昕翻译官网】—找到【文档翻译】功能,将需要翻译的文档上传。文档上传后选择翻译需求、翻译语言,按需翻译,最后点击【开始翻译】推荐选【高保真】文档翻译:下载译文保留原文样式和排版,而且高性价比,低成本就可以获取舒服流畅的阅读体验。当然了对排版要求高的文档也有专业版翻译。 点击开始翻译后,系统将快速将文档翻译成中文,文件详情信息右侧可操作在线阅读译文和下载,下载译文可选择高保真和双语译文,下图为高保真文档译前后对比,左侧为原文右侧为译文。简单的两步操作,一键就可以将文档翻译成中文,27种语言互译,常用格式文档PDF、Word、PPT、Excel都可以进行一步操作翻译,低成本就可以享受高质量的舒服流畅的阅读体验,专业人做专业事,将文档翻译交给福昕翻译,高效率阅读外文!
2021-04-09 18:04:58
研究人员开发了用于口服胰岛素药物的材料
Researchers develop materials for oral delivery of insulin medication 研究人员开发了用于口服胰岛素药物的材料 by New York University 来自 纽约大学 NYUAD's Research Scientist Farah Benyettou and Program Head of Chemistry Ali Trabolsi. Credit: NYU Abu Dhabi NYUAD的研究科学家Farah Benyettou和化学项目负责人Ali Trabolsi。信用: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 A revolutionary technology developed within the Trabolsi Research Group at NYU Abu Dhabi (NYUAD) could dramatically improve the wellbeing of diabetic patients: an insulin oral delivery system that could replace traditional subcutaneous injections without the side effects caused by frequent injections. 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Trabolsi Research Group)的Trabolsi研究小组开发的一项革命性技术可以显着改善糖尿病患者的健康状况:一种胰岛素口服给药系统可以代替传统的皮下注射,而不会出现频繁注射引起的副作用。 Using prepared layers of nanosheets with insulin loaded in between layers to protect it, the researchers developed gastro-resistant imine-linked-covalent organic framework nanoparticles (nCOFs) that exhibited insulin protection in the stomach as well in diabetic test subjects whose sugar levels completely returned to normal within two hours after swallowing the nanoparticles. Led by NYUAD's Research Scientist Farah Benyettou and Program Head of Chemistry Ali Trabolsi, the findings were published today in Chemical Science. 研究人员使用准备好的纳米片层和两层之间的胰岛素来保护它,从而开发出了耐胃酸的亚胺键合共价有机骨架纳米颗粒(nCOF),它们在胃中以及糖水平完全恢复的糖尿病测试对象中均表现出对胰岛素的保护作用。吞咽纳米颗粒后两个小时内恢复正常。在纽约大学研究科学家法拉·本雅图(Farah Benyettou)和化学项目负责人阿里·特拉博西(Ali Trabolsi)的带领下,这项发现今天发表在《化学科学》上。 Compared to the two FDA-approved technologies for the oral delivery of insulin, the system developed at NYUAD is biocompatible, highly stable in the stomach, specific, and able to deliver the right amount of insulin based on the diabetic subject's blood sugar levels. This treatment represents a step forward in treating this disease, which is the seventh leading cause of death worldwide. 与两种经FDA批准的口服胰岛素输送技术相比,NYUAD开发的系统具有生物相容性,在胃中高度稳定,具有特异性,并且能够根据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输送适量的胰岛素。这种治疗代表了该疾病的治疗方法的进步,该疾病是全球第七大主要死因。 "Our work overcomes insulin oral delivery barriers by using insulin-loaded nCOF nanoparticles which exhibit insulin protection in the stomach as well as a glucose-responsive release," said Benyettou. "This technology responds quickly to an elevation in blood sugar, but would promptly shut off to prevent insulin overdose and will dramatically improve the well-being of diabetic patients across the UAE and worldwide," she added. Benyettou说:“我们的工作通过使用载有胰岛素的nCOF纳米颗粒克服了胰岛素口服传递障碍,该纳米颗粒在胃中表现出胰岛素保护作用以及对葡萄糖的响应释放。”她补充说:“这项技术对血糖升高迅速做出反应,但会迅速关闭以防止胰岛素过量,并将大大改善阿联酋乃至全世界的糖尿病患者的健康状况。” NYUAD Research Scientist Farah Benyettou. Credit: NYU Abu Dhabi NYUAD研究科学家Farah Benyettou。信用: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 点击:使用文档翻译功能 使用专业文献翻译功能 查看更多医学文章 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 来源于:phys
2021-04-15 22:00:24
图片翻译怎么办?免费图片文字识别功能了解一下
在这个全球互联网时代,手机轻轻松松购物海外产品,生活中外语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比如网购产品的说明书、纸质书籍、美食店的餐单等等,那这个情况下如果英语不好或者是不认识的外语该怎么办呢?图片翻译怎么办?免费图片文字识别功能了解一下。使用教程:打开福昕翻译官网,一个高效、准确、安全的多功能翻译服务平台,点击导航栏【文字翻译】功能,操作图片翻译。 方式1:复制图片,直接粘贴或快捷键Ctrl+v图片在下区域直接进行翻译。方式2:点击底部【上传图片】选择图片上传后点击“翻译”开始翻译。下图是我试着翻译一份英文说明书,左侧为图片及图片内识别的文字内容,右侧为翻译后的中文,译后内容流畅,原文译文均可复制,27国语言免费互译,记的收藏福昕翻译官网,使用更多的免费翻译功能。
2021-03-31 17:18:25
肿瘤细胞上的细菌肽可能是免疫治疗的靶标
  来自侵入肿瘤细胞的细菌的蛋白质片段可以呈现在肿瘤细胞表面并被免疫系统识别。这一发现可能对癌症的免疫治疗有影响。  安吉利卡·里默(Angelika B.Riemer) PDF版本人的肿瘤被微生物1定居,微生物1统称为肿瘤微生物群,可以影响肿瘤的微环境,例如,通过引起炎症或局部免疫抑制2。这可能导致人体免疫系统对肿瘤的反应方式发生变化,并可能改变对治疗的反应3。但是,肿瘤内细菌本身是否可以被免疫系统识别?Kalaora等人在《自然》杂志上撰文。图4显示被称为肽的细菌蛋白质片段被呈递给肿瘤细胞表面的免疫系统,并被被称为T细胞的免疫细胞所识别。该发现可能被用于癌症免疫治疗。 称为肿瘤抗原的分子可使免疫系统将肿瘤细胞与健康细胞区分开。每个细胞都包含抗原加工机制,该机制可使抗原衍生的肽通过细胞表面称为人白细胞抗原(HLA)的专门分子呈现给免疫系统。被免疫细胞识别的HLA呈递的肽称为表位。  肿瘤抗原分为两大类:肿瘤相关和肿瘤特异性5。肿瘤相关抗原在正常组织和肿瘤中都有表达,因此不容易激活免疫反应。但是,如果增强了免疫反应,就有可能对表达抗原的正常组织产生有害的自身免疫反应。但是,由于
2021-03-26 19:26:26
只需一个操作,快速翻译word、pdf文档!
平日里使用的文档比较多,格式也有各种各样的,包括word、ppt、pdf、excel等等,在翻译文档时是否有这些情况,某个软件翻译限制文档的格式限制翻译的语言,导致文档翻译操作麻烦,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翻译技巧,只需一个操作,快速翻译word、pdf文档!翻译步骤:1)上传文档:打开福昕翻译点击文档翻译功能,再把需要翻译的文件上传。上传方式:批量选择文件移动到下图区域自动上传文档;点击【免费上传】按钮上传文件。PS:下图是移动上传了一份word文档和pdf文档。2)翻译文档:文档上传后,确认下翻译需求、翻译语言、最后点击【开始翻译】自动翻译文件。如果有文件漏上传可以点击【添加文件】再次进行文档上传。3)阅读译文:文档翻译后,在文件详情右侧有个【阅读】按钮,点击就可以在线阅读了,在线阅读页面可以操作下载译文,或者点击右上角【我的翻译】查看历史文档翻译,可以阅读和下载。只需使用福昕翻译,就可以批量翻译文档了,包括常用的几种文档格式、目前16种语言互译,译文下载还可以选择保持原文格式样式的译文和双语译文,操作简单并且翻译方便。
2021-03-18 16:59:18
在美国发现了许多冠状病毒变体,但威胁尚不清楚
加强的测序工作正在帮助识别可能促进传播或帮助病毒逃避免疫反应的突变。埃文·卡拉威(Ewen Callaway)驾车者在美国最大的COVID测试站点排队,位于加利福尼亚洛杉矶的道奇体育场外。信用:赵林歌/祖玛线对于过去一年研究了数十万个冠状病毒基因组的科学家而言,美国一直是一个谜。尽管拥有世界领先的基因组测序基础设施,并且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遭受更多的COVID感染,但美国直到最近才在冠状病毒基因组测序和发现令人担忧的变体方面远远落后。但是最近几周,美国研究人员发现了许多新的变种,包括在加利福尼亚,纽约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其他地方。他们将继续加大SARS-CoV-2测序工作的力度。这就带来了另一个挑战:弄清所发现的变体。它们带有潜在的令人担忧的突变,并且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普遍,但是缺乏有关变种如何传播的数据意味着它们所构成的威胁尚不清楚。资料来源:CDC“这是狂野的西部,”位于什里夫波特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健康科学中心的病毒学家杰里米·卡米尔(Jeremy Kamil)说,他领导了一个团队,该团队上个月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其他地方发现了一种快速上升的变种。卡米尔说,在缺乏有关变体行为的清晰数据的情况下,“似乎有一种非正式的政策,即每个变体都是值得关注的变体,除非另行证明”。挑战的一部分是美国冠状病毒测序和监测工作的分散性。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的病毒学家戴维·霍(David Ho)说:“现在是各个实验室,州或城市发挥作用”,他的团队上周在该市发现了一个变异体,该变异体可能破坏免疫反应。由于这项零星的工作,纽约,加利福尼亚和华盛顿等州分别贡献了数千个序列,而爱荷华州,田纳西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等其他州则从少得多的COVID病例中获得了序列。资料来源:CDC何和其他美国研究人员羡慕英国,该国与公共卫生,医学和研究机构紧密合作以识别变异的全国测序工作已经产生了300,000多个冠状病毒基因组。由于其数据的精细性,英国在2020年底的研究表明,名为B.1.1.7的变体的传播速度明显快于其将要取代的循环菌株。随后的研究表明,B.1.1.7可能更致命,但不会危害疫苗。是否想更快地追踪流行病变种?解决生物信息学瓶颈 何说:“我认为我们没有那样的东西。” 他希望,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负责生物医学研究和公共卫生的联邦机构,“将使该国更加协调一致地前进”。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领导的一项工作于11月启动,目标是每周对大约7,000个样本进行测序(该目标在2月下旬首次实现),最终达到25,000。令人担忧的突变在缺乏明确的流行病学或医学数据的情况下,科学家们可以通过携带的变异来评估变异的某些潜在威胁。根据实验室和流行病学研究,研究人员已经提出了越来越多的突变列表,这些突变可能会增强传播或帮助病毒逃避免疫反应。Ho的团队在纽约发现的变种(也称为B.1.526)带有一个臭名昭著的突变E484K,该突变已在南非和巴西发现的变种中发现。多个实验室的研究表明,E484K的变化(位于识别宿主细胞的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一部分中)削弱了通常可以使病毒失活的抗体的效力。这可以帮助解释这样的观察结果:在南非和巴西,类似的变体落后于再感染病例,并且在田间试验中降低了疫苗效力。基于这些担忧,由Ho和哥伦比亚大学微生物学家Anne-Catrin Uhlemann领导的团队建立了一个监视网络,以识别纽约市携带E484K的病毒。B.1.526变体的第一批病例出现在11月,到1月中旬增长到该市总病例的5%,到2月增长到12%。在公共测序数据库中,研究人员发现了B.1.526在美国东北海岸的上下游,甚至远至新加坡。E484K的声名狼藉还激发了帕萨迪纳加州理工学院结构生物学家Pamela Bjorkman和Anthony West带领的团队研究公共测序数据,发现了在纽约出现的血统。Ho承认B.1.526需要更多的研究。尚未显示出它可以躲避免疫反应,并且其频率的明显升高可能与任何生物学特性无关。“英国变种[B.1.1.7]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显示出更具传播性和更强的毒性。我认为我们也需要这样做。”他说。罕见的变体加强美国测序工作正在寻找具有新的或罕见的突变的变体,这些变体更难理解。卡米尔(Kamil)与新墨西哥州的研究人员合作,是因为他们还观察到了由一个被称为鹈鹕的变异引起的病例数上升,这种变异带有从未见过的突变。他们在美国测序数据中发现了其他类似变化的变体。(所有人都被赋予了小鸟的昵称,包括罗宾,Yellowhammer和知更鸟。)名为Q677P的突变位于刺突蛋白的一个区域附近,该区域需要卡扣成两个,以使病毒颗粒进入宿主细胞。该区域的突变发生在快速传播的变种中,例如B.1.1.7,但卡米尔说,鹈鹕变种目前是值得关注而不是担心的变种。他说:“现在还没有科学的信心说这是一个特别令人担忧的突变,还为时过早。”上周,加利福尼亚的研究人员对那里发现的带有刺突蛋白突变(称为L452R 1)的变体提出了警告。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具有该突变的变异体在一个城市附近迅速上升,从11月的16%测序样本中出现到1月中旬的一半以上。据媒体报道,另一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团队在实验室测试中发现,具有L452R突变的变体更具感染性,对抗体的敏感性更低。但是许多研究人员对L452R变体的重要性表示怀疑。惠康统计统计学家杰弗里·巴雷特(Jeffrey Barrett)说,这种突变尚未在实验室研究中出现,该研究已标记出其他令人担忧的变化,例如E484K,并且相同的L452R突变已在美国其他地方突然出现,并且增长并不迅速。英国欣克斯顿的桑格研究所。他说:“从根本上讲,这些问题可能不会成为其中之一。” “这是观望加利福尼亚和其他地方情况的问题。”虽然研究人员试图弄清新近发现的美国变体,但加倍的测序工作也使更多与全球关注的变体有关的病例增多。到目前为止,美国的研究人员仅发现了与南非和巴西发现的逃避免疫变异有关的少数病例。但是在英国发现的B.1.1.7变种的案例正在稳步上升-在欧洲和中东的其他国家中也屡见不鲜。研究人员说,哪种变体将占主导地位,研究人员说,但是随着疫苗接种的增加,诸如B.1.1.7之类的易感变体可能会减少,而能够部分逃避免疫力的那些变体可能会引发区域性爆发。巴雷特说:“我认为我们不会有多年的'纽约变体'和'加利福尼亚变体'。弄清楚正在发生的事情,不仅取决于对更多样本进行测序,还取决于建立理解样本的能力。何说:“美国必须在这些方面做得更好。” 点击查看:更多有关冠状病毒文章 更多医学分类文章 使用文档翻译功能 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来源于:nature
2021-03-08 14:25:23
COVID研究更新:冠状病毒变种为更好的疫苗带来希望
   SARS-CoV-2的颗粒(绿色;人工着色)感染宿主细胞。图片来源:AMI图片/科学图片库  3月10日-令人担忧的冠状病毒变种为更好的疫苗带来希望  被快速传播的冠状病毒变异感染的人会产生免疫反应,可以抵御多种SARS-CoV-2病毒株。  科学家于2020年末在南非首次发现了SARS-CoV-2变种,称为B.1.351。此后,他们将其与再感染相关联,并发现提示,几种疫苗对它的有效性不及对早些时候流行的SARS-CoV-2变种的影响。大流行。  南非约翰内斯堡国家传染病研究所的Penny Moore及其同事评估了89名感染B.1.351并入院的人的抗体反应(T. Moyo-Gwete等人,bioRxiv的预印本)https://doi.org/fzq5 ; 2021)。研究小组发现,这些参与者的抗体水平与早期菌株感染者的抗体水平相似。  然后,研究小组对感染了B.1.351的人的抗体进行了抗化处理,使其针对某种形式的HIV病毒进行了修饰,以使用冠状病毒刺突蛋白感染细胞。这些抗体能够灭活结合了B.1.351中发现的刺突蛋白形式的病毒,早期菌株以及巴西鉴定出的新兴变异体P.1。。  这组作者说,结果表明,基于B.1.351基因序列的疫苗可以保护人们免受多种冠状病毒的侵害。调查结果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实验表明,他的免疫应答称为T细胞(人为着色)可以抵御新的SARS-CoV-2变体。图片来源:Steve Gschmeissner /科学图片库  3月5日-T细胞可能会从猖cor的冠状病毒变异中拯救  实验室研究表明,新兴的冠状病毒变种似乎并未躲避重要的免疫系统角色,即T细胞。  最近发现的一些SARS-CoV-2变体可以部分规避因接种疫苗和先前感染而产生的抗体,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针对变体的疫苗比针对原始病毒株的疫苗更无效。加利福尼亚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的Alessandro Sette和Alba Grifoni及其同事研究了这些变体的突变是否也可能帮助他们逃避了T细胞-免疫系统的组成部分,对于降低传染病的严重性尤其重要(A.Tarke等.bioRxiv的预印本https://doi.org/gh6tkp)。  研究小组从志愿者那里收集了T细胞,这些志愿者已经从祖先SARS-CoV-2株感染中恢复过来,或者已经接受了mRNA冠状病毒疫苗。然后,研究人员测试了细胞识别四种新兴变体中蛋白质片段的能力,其中包括最早在南非发现的B.1.351变体。  大部分志愿者的T细胞都能识别所有四个变异体,这要归功于不受变异体突变影响的病毒蛋白片段。结果表明,T细胞可以靶向这些变体。    被COVID-19杀害的人的坟墓在巴西马瑙斯的一座公墓中围着一个工人。图片来源:Michael Dantas /法新社/盖蒂  3月4日-一种新的病毒变体袭击了遭到COVID破坏的城市  在巴西马瑙斯市检测到的冠状病毒变异可能正在推动再感染,并且是该市第二波COVID-19流行。  在大流行的第一波期间,马瑙斯经历了世界上最高的感染率之一:到2020年10月,估计有三分之二的居民被感染,导致一些研究人员预测整个人群的免疫力可能会导致新的感染减少。但是在2021年1月,研究人员在该市住院率上升期间发现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变种,称为P.1,并将该变种与一些再感染病例相关联。  为了进一步表征该变体,伦敦帝国学院的Nuno Faria和他的同事分析了11月至12月之间从Manaus的184个人类样本中收集的病毒基因组(NR Faria等人的预印本,网址为https://go.nature.com/3sor3jj ; 2021)。该变体包含17个可改变SARS-CoV-2蛋白的突变。在这些变化中,SARS-CoV-2刺突蛋白的变化以前与传播增加和免疫逃逸有关。  通过对P.1的扩散及其在马瑙斯第二波中可能产生的影响进行建模,研究人员估计该变体的传播能力是其他谱系的1.4-2.2倍,并且能够逃避先前感染所赋予的某些免疫力。调查结果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点击查看:更多有关冠状病毒文章更多医学分类文章使用文档翻译功能 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来源于:nature
2021-03-11 20:42:46
如何选择低血糖指数的食物?——亚洲地理标志“食品表”
新加坡研究小组的全面研究提供了非西方国家(例如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中国,日本,韩国,中东等)消费的各种食品的血糖指数值新加坡科学技术研究局(A * STAR) 新加坡科学技术研究局食品与生物技术创新研究所(SIFBI)高级顾问Christiani Jeyakumar Henry教授及其团队开发了非西方食品的血糖指数(GI)词汇表。该研究论文于2021年1月6日发表在《营养与糖尿病》上:图像:该图显示了如何将食品成分和食品混合使用,以减少基于米饭的主食的血糖反应。图片来源:科学技术研究机构(A * STAR),新加坡食品和生物技术创新研究所(SIFBI),临床营养研究中心(CNRC) 观察性研究表明,食用低血糖指数(GI)的食物与2型糖尿病(T2DM)的风险较低相关,且显着降低,胰岛素抵抗显着降低和代谢综合征的患病率降低有关。但是,大多数已发布的地理标志价值都集中在西方食品上,而很少包含非西方国家的其他食品,因此,它们在全球范围内的应用受到限制。 该团队的综合研究提供了非西方国家(例如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中国,日本,韩国,中东等)
2021-03-05 18:30:54
巴菲特致股东的封(2020)5/5
点击查看上部分内容In the other institutional bucket are professionals who manage their clients’ money, whether those funds belong to wealthy individuals, universities, pensioners or whomever. These professional managers have a mandate to move funds from one investment to another based on their judgment as to valuation and prospects. That is an honorable, though difficult, occupation.另一个机构机构是管理客户资金的专业人员,无论这些资金属于富人,大学,养老金领取者还是其他人。这些专业经理根据对估值和前景的判断,有权将资金从一项投资转移到另一项投资。这是一个光荣的,尽管困难的职业。We are happy to work for this “active” group, while they meanwhile search for a better place to deploy the funds of their clientele. Some managers, to be sure, have a long-term focus and trade very infrequently. Others use computers employing algorithms that may direct the purchase or sale of shares in a nano-second. Some professional investors will come and go based upon their macro-economic judgments.我们很高兴为这个“活跃”的团队工作,与此同时,他们正在寻找更好的地方来部署其客户的资金。可以肯定的是,一些经理长期关注并且很少交易。其他人则使用采用算法的计算机,这些算法可以在十亿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指导股票的购买或出售。一些专业投资者会根据他们的宏观经济判断来来去去。Our fourth bucket consists of individual shareholders who operate in a manner similar to the active institutional managers I’ve just described. These owners, understandably, think of their Berkshire shares as a possible source of funds when they see another investment that excites them. We have no quarrel with that attitude, which is similar to the way we look at some of the equities we own at Berkshire.我们的第四类包括个人股东,他们的运作方式与我刚刚描述的活跃的机构经理类似。可以理解的是,当他们看到伯克希尔股票的另一笔投资能够激发他们的兴趣时,他们会把他们的伯克希尔股票视为一种可能的资金来源。我们对此态度没有争执,这与我们看待伯克希尔哈撒韦拥有的某些股票的方式类似。All of that said, Charlie and I would be less than human if we did not feel a special kinship with our fifth bucket: the million-plus individual investors who simply trust us to represent their interests, whatever the future may bring. They have joined us with no intent to leave, adopting a mindset similar to that held by our original partners. Indeed, many investors from our partnership years, and/or their descendants, remain substantial owners of Berkshire.所有这些都表明,如果我们对第五个桶子没有特殊的亲戚关系,我和查理将比人类更小:超过百万的个人投资者,他们简单地相信我们代表他们的利益,而不管未来可能带来什么。他们加入我们的意图是无意离开,他们采用的态度与我们最初的合作伙伴所持的态度相似。确实,我们合伙制时代以来的许多投资者和/或其后代仍然是伯克希尔的主要所有者。A prototype of those veterans is Stan Truhlsen, a cheerful and generous Omaha ophthalmologist as well as personal friend, who turned 100 on November 13, 2020. In 1959, Stan, along with 10 other young Omaha doctors, formed a partnership with me. The docs creatively labeled their venture Emdee, Ltd. Annually, they joined my wife and me for a celebratory dinner at our home.这些经验丰富的人的原型是斯坦·特鲁尔森(Stan Truhlsen),他是开朗,慷慨的奥马哈眼科医生,也是个人朋友,他于2020年11月13日年满100岁。1959年,斯坦与其他10位年轻的奥马哈医生一起与我建立了伙伴关系。这些文档创造性地标记了他们的合资企业Emdee,Ltd。每年,他们与我和我的妻子一起在我们家里举行庆祝晚宴。When our partnership distributed its Berkshire shares in 1969, all of the doctors kept the stock they received. They may not have known the ins and outs of investing or accounting, but they did know that at Berkshire they would be treated as partners.当我们的合伙企业在1969年分配伯克希尔股票时,所有医生都保留了收到的股票。他们可能不知道投资或会计的来龙去脉,但他们确实知道在伯克希尔,他们将被视为合伙人。Two of Stan’s comrades from Emdee are now in their high-90s and continue to hold Berkshire shares. This group’s startling durability – along with the fact that Charlie and I are 97 and 90, respectively – serves up an interesting question: Could it be that Berkshire ownership fosters longevity?来自Emdee的Stan的两个同志现在处于90年代的高位,并继续持有Berkshire的股票。这个小组令人吃惊的耐用性-以及我和查理分别是97岁和90岁这一事实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所有权会促进人们的长寿吗?* * * * * * * * * * * *Berkshire’s unusual and valued family of individual shareholders may add to your understanding of our reluctance to court Wall Street analysts and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We already have the investors we want and don’t think that they, on balance, would be upgraded by replacements.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不寻常且有价值的个人股东家族可能会增加您对我们不愿向华尔街分析师和机构投资者提起诉讼的理解。我们已经有了想要的投资者,总的来说,他们认为他们不会因为替换而升级。There are only so many seats – that is, shares outstanding – available for Berkshire ownership. And we very much like the people already occupying them.伯克希尔拥有的席位只有这么多(即流通股)。我们非常喜欢已经占领他们的人们。Of course, some turnover in “partners” will occur. Charlie and I hope, however, that it will be minimal. Who, after all, seeks rapid turnover in friends, neighbors or marriage?当然,“合作伙伴”会发生一些更替。但是,查理和我希望这将是最小的。毕竟,谁寻求朋友,邻居或婚姻的快速周转?In 1958, Phil Fisher wrote a superb book on investing. In it, he analogized running a public company to managing a restaurant. If you are seeking diners, he said, you can attract a clientele and prosper featuring either hamburgers served with a Coke or a French cuisine accompanied by exotic wines. But you must not, Fisher warned, capriciously switch from one to the other: Your message to potential customers must be consistent with what they will find upon entering your premises.1958年,菲尔·费舍尔(Phil Fisher)写了一本关于投资的精湛著作。在其中,他将经营一家上市公司比作一家餐厅的管理公司。他说,如果您正在寻找就餐者,那么您可以吸引顾客并繁荣起来,无论是汉堡配可乐还是法国料理以及异国情调的葡萄酒。费舍尔警告说,但您一定不能随意从一个切换到另一个:向潜在客户传达的信息必须与他们进入您的场所时所能找到的一致。At Berkshire, we have been serving hamburgers and Coke for 56 years. We cherish the clientele this fare has attracted.在伯克郡,我们已经为汉堡包和可乐服务了56年。我们珍惜这种票价吸引的顾客。The tens of millions of other investors and speculator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lsewhere have a wide variety of equity choices to fit their tastes. They will find CEOs and market gurus with enticing ideas. If they want price targets, managed earnings and “stories,” they will not lack suitors. “Technicians” will confidently instruct them as to what some wiggles on a chart portend for a stock’s next move. The calls for action will never stop.美国和其他地区的数千万其他投资者和投机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各种各样的股票。他们会发现具有诱人想法的CEO和市场大师。如果他们想要价格目标,可管理的收益和“故事”,他们将不会缺乏追求者。 “技术人员”将自信地指示他们图表上的一些波动预示着股票的下一步走势。采取行动的呼声永远不会停止。Many of those investors, I should add, will do quite well. After all, ownership of stocks is very much a “positive-sum” game. Indeed, a patient and level-headed monkey, who constructs a portfolio by throwing 50 darts at a board listing all of the S&P 500, will – over time – enjoy dividends and capital gains, just as long as it never gets tempted to make changes in its original “selections.”我应该补充说,其中许多投资者会做得很好。毕竟,股票所有权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正和”博弈。确实,耐心和头脑平凡的猴子通过在列出所有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董事会上投掷50支飞镖来构建投资组合,只要不曾尝试进行更改,它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享有股利和资本收益。以其原始的“选择”。Productive assets such as farms, real estate and, yes, business ownership produce wealth – lots of it. Most owners of such properties will be rewarded. All that’s required is the passage of time, an inner calm, ample diversification and a minimization of transactions and fees. Still, investors must never forget that their expenses are Wall Street’s income. And, unlike my monkey, Wall Streeters do not work for peanuts.农场,房地产等生产性资产,以及企业所有权,都会产生财富-其中很多。这些财产的大多数所有者将得到奖励。所需要的只是时间的流逝,内心的平静,丰富的多样化以及交易和费用的最小化。尽管如此,投资者仍然不能忘记他们的支出是华尔街的收入。而且,与我的猴子不同,华尔街人对花生不起作用。When seats open up at Berkshire – and we hope they are few – we want them to be occupied by newcomers who understand and desire what we offer. After decades of management, Charlie and I remain unable to promise results. We can and do, however, pledge to treat you as partners.当伯克希尔的席位开放时-我们希望他们的席位很少-我们希望它们被理解并渴望我们提供的产品的新来者所占据。经过数十年的管理,查理和我仍然无法保证结果。但是,我们可以并且确实保证将您视为合作伙伴。And so, too, will our successors.我们的继任者也将如此。 A Berkshire Number that May Surprise You伯克希尔郡的数字可能会让你感到惊讶Recently, I learned a fact about our company that I had never suspected: Berkshire owns American-based property, plant and equipment – the sort of assets that make up the “business infrastructure” of our country – with a GAAP valuation exceeding the amount owned by any other U.S. company. Berkshire’s depreciated cost of these domestic “fixed assets” is $154 billion. Next in line on this list is AT&T, with property, plant and equipment of $127 billion.最近,我了解到了一个我公司从未怀疑的事实:伯克希尔拥有美国的不动产,厂场和设备-构成我们国家“业务基础设施”的那种资产-GAAP估值超过其拥有的金额由任何其他美国公司提供。伯克希尔对这些国内“固定资产”的折旧成本为1540亿美元。紧随其后的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其不动产,厂场和设备为1,270亿美元。Our leadership in fixed-asset ownership, I should add, does not, in itself, signal an investment triumph. The best results occur at companies that require minimal assets to conduct high-margin businesses – and offer goods or services that will expand their sales volume with only minor needs for additional capital. We, in fact, own a few of these exceptional businesses, but they are relatively small and, at best, grow slowly.我要补充一点,我们在固定资产所有权方面的领导地位本身并不表示投资取得了胜利。最好的结果发生在那些需要最少资产来开展高利润业务的公司,并提供商品或服务来扩大销售量而只需要很少的额外资金。实际上,我们拥有其中一些杰出的业务,但它们规模较小,充其量只能缓慢发展。Asset-heavy companies, however, can be good investments. Indeed, we are delighted with our two giants – BNSF and BHE: In 2011, Berkshire’s first full year of BNSF ownership, the two companies had combined earnings of $4.2 billion. In 2020, a tough year for many businesses, the pair earned $8.3 billion.但是,拥有大量资产的公司可能是不错的投资。的确,我们对两家巨头-BNSF和BHE感到很高兴:在2011年,伯克希尔哈撒韦拥有BNSF的第一个完整年度,两家公司的总收入达到了42亿美元。 2020年对许多企业来说都是艰难的一年,两人赚了83亿美元。BNSF and BHE will require major capital expenditures for decades to come. The good news is that both are likely to deliver appropriate returns on the incremental investment.BNSF和BHE在未来几十年将需要大量资本支出。好消息是,两者都有可能为增量投资带来适当的回报。Let’s look first at BNSF. Your railroad carries about 15% of all non-local ton-miles (a ton of freight moved one mile) of goods that move in the United States, whether by rail, truck, pipeline, barge or aircraft. By a significant margin, BNSF’s loads top those of any other carrier.首先让我们看一下BNSF。您的铁路运送在美国境内运输的所有非本地吨英里(一吨货物移动一英里)中的15%,无论是通过铁路,卡车,管道,驳船还是飞机。 BNSF的负载可观的是其他任何运营商的最高负载。The history of American railroads is fascinating. After 150 years or so of frenzied construction, skullduggery, overbuilding, bankruptcies, reorganizations and mergers, the railroad industry finally emerged a few decades ago as mature and rationalized.美国铁路的历史令人着迷。经过150年左右的疯狂建设,抢劫,过度建筑,破产,重组和兼并,经过几十年的成熟和合理化,铁路行业终于出现了。点击查看:2020结尾双语译文内容 往期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使用双语译文翻译功能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
2021-03-02 16:25:00
睡眠不足的年轻健康人中与注意力相关的生理相关
经过瓦伦蒂娜·切萨里(ValentinaCesari),埃琳娜·玛丽娜(Elena Marinari),马可·劳里诺(Marco Laurino),安吉洛·吉米尼亚尼1(Angelo Gemignani 1)和达尼洛·梅尼库奇(Danilo Menicucci) 1 比萨大学外科,医学和分子病理学与重症医学系,意大利比萨56126 2 国家研究委员会临床生理研究所,意大利比萨56124 *应与之联系的作者 摘要:认知功能可以进行特定的更改,但会被工作负载的非特定影响所掩盖,工作负载是影响调节外围输出的认知功能的常见因素。为了确定工作量相关的和特定的,任务相关的成分,通过研究15名健康志愿者在基线和睡眠剥夺条件下(一周间隔)进行注意任务,得出认知功能的生理相关性。引入睡眠剥夺以增加工作量。在执行任务后评估注意力网络效率(ANT,注意力网络任务; CCT,连续补偿跟踪器)的工作量评估任务期间,我们记录了心搏,面部温度和头部运动。在两种情况下研究了认知和生理指标的变化。通过校正从条件到睡眠剥夺后任务指标的变化与校正条件间工作量变化后的生理指标的相关性,来识别认知表现的生理相关性。我们发现剥夺睡眠后工作量的精神和身体需求增加。我们发现跨条件的认知和生理指标没有变化;注意系统的特定生理相关性,如ANT改变的变化与头部运动幅度的变化之间的负相关,以及CCT速度指数警觉性的变化与面部温度的变化之间的正相关。 关键词:认知功能;注意力;生理信号;工作量;睡眠不足 1. 介绍 人类的日常生活是由与现实世界中感官输入的转化,减少,细化,存储和恢复有关的认知过程驱动的[1]。独特的认知功能的功能是基于特定的大脑网络,并引起可区分的激活。然而,影响认知功能的一个共同因素是工作量,即多维结构量化了表演者响应于认知任务而付出的身心努力的水平。工作量的评估范围从经典的神经认知测试到动态情况,例如航空和驾驶[2];但是,它通常被认为是个人对苛刻情况的态度而不是对任务的态度的属性[3,4]。 工作量是通过唤醒来维持的,它被描述为工作记忆压力的指标[5]。工作负荷中的唤醒暗示了自主激活,参与了动态平衡的无意识身体协调反应[6]。自主神经通过中央自主神经网络的活动来维持,该网络控制着与认知和情绪加工有关的电生理变化[7]。除了工作量相关的影响外,多项研究还强调了与涉及不同领域的认知任务相关的特定神经功能模式。关于这三个注意网络,波斯纳和彼得森[8]提出了警惕,定向和执行力网络。唤醒和个体认知功能的变化都会引起周围自主神经输出的变化[9],我们在当前工作中对此进行了研究。 从方法学的角度来看,已经利用受试者内部的变异性研究了认知功能,该变异在睡眠剥夺的背景下得到了广泛的评估,可作为诱发急性应激反应的可靠范例。的确,急性和慢性睡眠剥夺是一种有形的风险,使受试者处于现代社会的压力条件下,对生活质量和心理-身体健康(包括认知能力下降)构成高风险和重大风险[10]。急性总睡眠不足和慢性睡眠受限都会增加体内稳态睡眠(过程S),从而导致睡眠负担。过程S在清醒时增加,在睡眠时间减少[11];这越来越削弱诸如醒觉期间的注意力,认知速度和记忆等认知功能[12]。因此,一些研究使用急性睡眠剥夺模型来了解其对各种认知领域和主观工作量的影响。确实,急性睡眠剥夺可能会对认知功能的某些方面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警惕性,如果降低警戒性,则会增加发生事故的风险[13]。据报道,受试者在一夜失眠后感觉到较高的工作量,而任务外部的因素也导致感觉到的工作量增加[14,15]。 这些研究中,通常会评估自主神经的输出,因为较高的脑力劳动量会减少副交感神经(“休息或消化”)自主性的降低。神经系统活动和交感(“战斗或逃跑”)活动增加[16]。 在评估不同认知领域的任务中,通过多种外周生理指标(例如心率,皮肤电导和外周温度[17])估计了自主神经系统活动的这些变化。例如,认知负荷,大脑中的葡萄糖和氧气水平与前额温度[19,20]之间存在正相关。随着决策难度和注意力水平的增加,心率增加[21,22],以及由于反应抑制和记忆的难度增加而使心率变异性降低[23,24]。关于皮肤电导,在注意力,记忆力,警惕性和视觉跟踪任务的执行过程中已发现其增加[25-27]。 此外,据报道使用了放置在不同推定位置的不同传感器[19,28,29]。在这里,我们将所有传感器组装在眼周区域-che骨和前额的皮肤温度[19],glabella(眉毛之间和鼻子上方的小区域)[30]的心搏,以及来自与头[31]。 总之,许多研究已经使用特定的认知任务来建立与认知相关的生理结果。考虑到主观工作量的几项研究表明,生理措施取决于执行任务时主观感知到的困难程度。实际上,据报道主观工作量测量通常与认知表现无关(例如,受试者报告了较高的认知需求,但认知表现并未受到负面影响[32])。该证据暗示了如维持不同认知域的特定中央网络所建议的那样,对周围生理信号识别特定认知功能的调节的冲动。实际上,特定认知相关因素的识别对于检测和恢复那些可能会发生特定变化但被工作量的非特定影响所掩盖的功能至关重要。为此,我们研究了在基线和睡眠剥夺后经历不同认知任务(涉及注意力系统)的受试者眼周区域中放置的传感器的周围生理相关性(心率,头部运动和面部皮肤温度)。我们评估了在这两种不同条件下执行任务的感知工作量,并研究了从基线到睡眠剥夺的生理指标变化与纠正工作量变化的认知指标之间的关联。我们选择管理注意力网络任务(ANT,[8,33])和持续补偿跟踪器(CCT,[34,35])测试,以更好地表征不同系统功能(警报,定向,执行网络)的独立性,被证明受到不同的影响通过睡眠剥夺[36]。为了评估认知测试后的主观工作量,我们使用了NASA任务负荷指数(NASA TLX)量表[37],因为先前的研究表明,该方法在检测有经验的工作量变化方面是一个合理的量表[14,38]。睡眠剥夺的使用使我们能够诱发短暂和可逆的认知改变,可以对其进行研究以比较特定的注意力改变。 当在同一主题中执行不同任务时,我们有机会将与假定的认知工作量相关的任务的共同外周反应与表征每个特定任务的特定认知功能的那个反应分开。作为认知改变的指标,对周围反应变化的认识可用于检测日常生活活动(如驾驶)中的注意减少,而不会使受试者偏离进行认知任务的管理。 2. 材料和方法 2.1.参加者 15名健康的年轻志愿者(9名女性和6名男性;平均年龄): 24.5年(2年)参加了该实验方案。符合纳入条件的受试者符合以下标准:无精神症状,如Symptom Checklist-90-Revised所评估[39,40];根据失眠严重程度指数(ISI)[41,42]和爱华氏嗜睡量表(ESS)[43,44]评估,没有睡眠-觉醒障碍;通过定性回忆调查表评估,没有器质性病变和精神上瘾;正常或矫正视力;年龄介于18至35岁之间。 2.2.实验协议 实验方案包括两个阶段(图1A),这些阶段在参与者之间随机分配并保持平衡,并且至少间隔一周。每次会议从下午6点开始,每个志愿者都接受了单独的测试。实验室温度是受控的(22℃)。 图1.实验方案。 (一种)。实验方案流程图。 (B)。上图是当对象正坐在电脑前时通过PERFORM系统在线记录面部温度,头部运动和心搏的示意图;下面是基线和睡眠剥夺条件下实验时间表的示意图。 在基线阶段和剥夺睡眠后阶段均完成了两项认知测试,然后进行了感知的工作量评估。图1B。睡眠剥夺从会议开始前一天的8:00 am持续到会议结束之后(大约8:00 pm),共36个小时。为了确保志愿者在基线会议之前可以正常睡眠,通过活动记录仪记录每次睡眠前两天的睡眠日记来完成睡眠监测[45,46]。还进行了活动学监测,以确保志愿者在睡眠后剥夺期完全丧失睡眠;任何睡眠事件都暗示该研究被排除在外。为了实现这一双重目的,参与者佩戴了ActiGraphwGT3X-BT(ActiGraph,美国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放在他们的手腕上。使用Actilife软件(版本6.11.9)对数据进行分析和视觉检查。 对于每节课,志愿者都要进行“注意力网络任务”(ANT)和“持续补偿跟踪器”(CTT)任务,该任务在心理学实验建筑语言(PEBL)软件中实施并在PC显示器上进行管理(距27英寸屏幕的距离为60厘米)到眼睛,屏幕分辨率为1024768)。执行ANT和CTT任务的时间分别为15分钟和10分钟。我们连续执行每个任务,没有任何间隔。为此,我们使用PEBL软件提供的设置选项将任务链接在一起。在PEBL软件中,假定受试者执行标准化的培训课程以熟悉任务说明并防止归因于课程顺序的偏见。在认知评估过程中,参与者必须佩戴“心理生理学面具”或“现实生活中的认知监控”(PERFORM),这是一种用于生物信号获取的眼周感应面具[29]。因此,通过使用PEBL NASA任务负荷指数(PEBL TLX)量表对两种情况下的PEBL认知任务完成后,立即评估了感知的工作量[47]。会议的总时长约为30分钟。 2.3.认知评估 2.3.1.心理实验教学语言(PEBL)注意网络任务 注意网络任务(ANT)旨在评估警报,定向和执行控制注意网络的功能[8,33]。假定参与者在一组五个箭头中确定中心箭头的方向,而忽略周围箭头的方向。为了指示中心箭头的正确方向,参与者必须按下键盘上的相应按钮。在当前的研究中,使用了Attentional Network Test的PEBL版本,并且据Fan等人所述。 [33],我们考虑了性能指数计算的正确试验(即,没有考虑错误答案),以(1)警报指数,(2)定向指数和(3)冲突指数表示。 警报网络的效率通过警告信号引起的反应时间(RT)的变化来检查。预警指数是通过从无提示条件的平均RT中减去双提示条件的平均RT来计算的[36]。 定向的效率通过伴随指示目标将发生位置的提示的RT变化来检查。定向指数表示为处于中心提示条件(“中心提示”)的项目的平均RT与处于空间提示条件(“空间提示”)的项目的平均RT之差[36]。 通过要求参与者通过按下两个键来指示执行箭头的响应来检查执行网络的效率,这两个键指示被同等,不一致或中立侧翼包围的中心箭头的方向(左或右)。冲突指数是通过从不一致侧翼条件的平均RT中减去一致侧翼条件的平均RT计算得出的[36]。 2.3.2.PEBL连续补偿跟踪器 持续补偿追踪(CCT)是一种认知测试,最初是用来评估机敏性和警觉性的[34,35],也用于评估持续的注意力。在连续八次试验(从T1到T8)期间,参与者必须不断调整指针的位置以使其与目标重叠。指针处于需要持续补偿的随机指向的力之下[47]。在当前的研究中,使用CBL任务的PEBL版本通过两个指标(CCT偏差和CCT速度)来评估警惕性。 通过考虑从任务开始(T1)到结束(T8)的偏差和速度的变化来评估适应程度: l CCT偏差。针对每个试验计算目标位置和指针之间的空间位移的中位数(中位数偏差的下限值与到更高的任务执行精度)和CCT偏差,因为位移从第一次试验到最后一次试验都发生了变化。 l CCT速度。对于每个试验,计算任务上鼠标速度的平均值,并将CCT速度估算为从第一个试验到最后一个试验的速度变化。鼠标速度应指示对象对任务的反应程度;较高的值对应于较高的反应度,用于补偿指针的随机运动。 2.3.3.PEBLNASA任务负荷指数(PEBL TLX) NASA任务负荷指数[37]是一个自我报告的多维量表,旨在根据六个子量表的加权平均值提供总体可感知的工作量得分。分量表是精神需求,身体需求,时间需求,自己的表现,努力和挫败感。受试者必须通过选择六个分量表的分数(从0到100)来评估在先前完成认知任务时经历的感知工作量;较高的值表示更大的可感知工作量。在本研究中,使用PEBL软件(PEBLTLX)上的NASA TLX版本评估了可感知的工作负荷等级[47]。 2.4.生理评估 在进行认知评估期间,参与者佩戴了针对现实生活的认知监控(PERFORM)的心理生理学面具,这是一种经过验证的多传感器可穿戴和非阻塞性面具[29],能够从一组以下物体中检测,记录和分析以下生理信号:干燥的电极置于眼周区域: l 面部温度信号,以1Hz采样率从放置在左右肌和左右前额上的传感器记录下来; l 心脏脉搏,用光电容积描记器传感器以100 Hz采样率记录,该传感器置于glabella(眉毛之间和鼻子上方的区域)上方; l 头部运动信号以100 Hz采样率从位于面罩左侧的3轴加速度计记录下来。 对于每个信号,都提取了外围测量,以研究执行认知任务如何改变外围输出。根据每次测量的生理特性,我们获得了从每个认知任务开始到结束的时间序列测量。因此,作为与执行的任务相关的有效参数,我们考虑了每个提取的度量从任务开始(度量在其时间序列的前十分之一的平均值)到结束(度量在最后一个度量的平均值)之间的变化。时间序列的十分之一)。 从面部温度时间序列,我们考虑了: l MaxT,定义为任务开始和结束之间计算出的四个温度变化中的最大值; l zfT,通过比较上述额头和vs骨的T变化来定义(zfT =ΔTzΔTf,其中ΔTz是两个额头传感器的平均变化,而ΔTf是两个che骨传感器的平均变化)。 从心脏脉冲时间序列中,我们获得了脉冲到脉冲时间间隔序列[48],这使我们能够估计心率(HR)的变化,心率(HR)定义为心率开始和结束之间计算出的心率变化。任务。 从头部运动时间序列中,我们从在连续的1 s窗口内计算出的三个轴向振荡组合的方差获得了头部运动的综合度量。我们估计头部运动幅度(HMA)是该措施任务开始和结束之间的变化。 2.5.统计分析 这项工作旨在确定主要涉及独特注意力成分的执行任务的特定生理相关性。我们用睡眠剥夺来操纵为了消除一般工作量对生理反应的影响。我们制定了以下假设(Ha)与原假设(H0)进行比较: l H0=校正工作量后,从基线到睡眠剥夺后的认知和生理指标之间无显着相关性变化。变量之间的相关性= 0; l Ha=认知和生理指标变化之间的显着相关性校正工作量后进入睡眠剥夺后基线的基线。变量之间的相关性为<0或> 0。 如果Sig <α,则H0被拒绝,其中<α= 0.05 因此,我们通过以下 两个主要步骤来分析数据: (1)识别剥夺睡眠对感知工作量的影响; (2)消除工作量变化的影响后,在不同的认知任务中识别受试者内部认知能力变化(从基线到睡眠剥夺后)的生理相关性。 对于步骤(1),通过两尾Wilcoxon符号秩检验评估睡眠剥夺和基线阶段之间的PEBL TLX子量表差异。使用非参数测试是因为它们允许研究参数,而与正态无关。确实,这项研究中的变量是异类的(从心理评分到生理参数)。有些是歪斜的,有些则在几个离散值的范围内变化。我们使用以下公式估算非参数测试的效应大小: 其中N是Z评分所基于的观察总数[49]。 对于步骤(2),通过将认知任务指数的变化与从基线到睡眠剥夺后的生理测量值相关联,来识别受试者内部认知能力变化的生理相关性。为了从认知指标和生理指标之间的相关值中消除工作量变化的贡献,通过控制在步骤(1)达到统计显着性的那些工作量子量表来计算偏相关(rp,偏等级相关)。 运用Yekutieli和Benjamini程序[50]来控制关于与每个认知任务指数相关的所有生理特征的假设检验系列的错误发现率(FDR)。将错误发现率设置为等于0.05,并计算调整后的p值。 3. 结果 3.1.感知的工作量从基准更改为睡眠剥夺 任务后测得的感知工作量在精神和身体需求量表的条件之间有所不同;睡眠剥夺后的精神和身体需求增加(分别为p = 0.04和p = 0.01)。表1提供了每个PEBL TLX子量表的统计信息。 3.2.注意系统功能的生理相关性 关于注意和生理指标,没有发现条件之间的显着差异(补充表S1-S4)。 然而,在消除与知觉工作量变化相关的推定联系效应后,认知指数与生理指标之间发现显着关联(图2)。 图2.注意系统功能的生理相关性。散点图显示,在校正了TLX的精神和身体需求之后,生理指标与认知指标从基线到睡眠剥夺后的状态变化之间的关联(rp,部分等级相关系数-错误发现率<0.05)。 点击查看:查看下部分内容 更多医学文章 使用英文翻译功能 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 来源于:mdpi
2021-02-19 18:27:31
银河系中的扭曲与银河系碰撞有关
弗吉尼亚大学 Russ Bahorsky 银河系的图形表示,显示其弯曲的外边缘。信用:程新伦当我们大多数人想象银河系的形状时,银河系包含我们自己的太阳和成千上万个其他恒星,我们想到的是一个中心质量,周围环绕着围绕它盘旋的扁平恒星。但是,天文学家知道,圆盘结构不是对称的,而是扭曲的,更像是浅顶软呢帽的边缘,并且扭曲的边缘不断绕着银河系的外缘移动。弗吉尼亚大学学院和艺术与科学研究生院的天文学研究生郑新伦说:“如果您曾经见过观众在体育场内挥手致意,那将非常类似于这个概念。” “在每一位观众站起来,然后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顺序,因为它是绕着体育场创造了一波坐了下来。这正是星在我们的银河系在做什么。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波在绕着银河系的圆盘旋转时,银河系的圆盘也在绕着银河系的中心旋转。从体育迷的比喻来看,体育场本身也在旋转。”导致该翘曲发生的原因一直是辩论的主题。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种现象是银河系本身不稳定的结果,而另一些研究人员则断言,这是遥远过去与另一个星系碰撞的残余。最近研究天体运动的郑和他的同事,UVA博士后研究员Borja Anguiano和学院天文学系教授Steve
2021-02-08 19:11:19
气候变化可能推动了SARS-CoV-2的出现
剑桥大学 自1901年以来,由于气候变化导致地理范围的变化,蝙蝠的本地数量有所增加。放大的区域代表了SARS-CoV-2蝙蝠起源祖先的可能空间起源。图片来源:Robert Beyer博士 今天发表在《科学总数》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环境为气候变化可能在SARS-CoV-2(导致COVID-19大流行的病毒)的出现中发挥了直接作用的机制提供了第一个证据。 这项研究表明,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云南南部以及缅甸和老挝的邻近地区的植被类型发生了大规模变化。气候变化,包括温度升高,日照增加和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影响植物和树木的生长),已将自然栖息地从热带灌木地变为热带稀树草原和落叶林。这为主要生活在森林中的许多蝙蝠物种创造了合适的环境。 一个地区中冠状病毒的数量与存在的不同蝙蝠物种的数量紧密相关。该研究发现,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另外40种蝙蝠物种已迁入中国云南南部,其中藏有大约100多种蝙蝠传播的冠状病毒。这个“全球热点”是遗传数据表明可能出现SARS-CoV-2的区域。 研究人员罗伯特·拜尔(Robert Beyer)博士说:“上个世纪的气候变化使云南南部的栖息地更适合
2021-02-07 16:35:10
心脏骤停中的ECMO:文学叙事回顾
通过 阿曼丁·德·沙里埃(Amandine DeCharrière),本杰明·阿苏林(Benjamin Assouline),马克·谢恩娜塔莉·曼莎(Nathalie Mentha),卡洛·班菲卡里姆·本杰利德(Karim Bendjelid),和拉斐尔·吉罗(RaphaëlGiraud) 1.瑞士日内瓦大学医院重症监护室,1205;瑞士; amandine.decharriere@hcuge.ch(A.D.C.); benjamin.assouline@hcuge.ch(文学士); marc.scheen@hcuge.ch(硕士); karim.bendjelid@hcuge.ch(K.B.) 2.日内瓦大学医学院,1205瑞士日内瓦; nathalie.mentha@hcuge.ch(N.M.);carbanfi@gmail.com(C.B.) 3.日内瓦血液动力学研究小组,1206年,日内瓦,瑞士 4.米兰圣多纳托医院集团心胸外科Sant’Ambrogio医院,米兰大学心脏外科主任,20149意大利米兰 *应与之联系的作者。摘要:心脏骤停(CA)是常见的死亡原因,也是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迄今为止,常规的心肺复苏术(CPR)是唯一可以有效影响预后的有效复苏方法。体外膜氧合(ECMO)是一项复杂且昂贵的技术,需要专业技术知识。并非所有医院都将其视为护理标准,仅应在大容量医院中使用。 ECMO与CPR结合被称为ECPR(体外心肺复苏),它可使传统CPR难治的CA患者的血流动力学和呼吸稳定。该技术可在保持器官灌注的同时并行治疗CA的潜在病因。但是,目前的证据并不支持在所有难治性CA患者中常规使用ECPR。因此,病人适当选择谁可以从这个过程中受益是关键。通过执行高质量的CPR并促进获得ECPR来减少低血流的持续时间,可以提高难治性CA患者的生存率。确实,受益于ECPR的患者似乎具有更好的神经功能。本篇叙事综述的目的是介绍有关ECPR的最新文献,并阐明其潜在的治疗作用,并对设备及其设置,患者选择过程和患者进行深入的解释。 ECPR后的管理。关键词:体外膜氧合;ECMO;心脏停搏;ECPR 1. 介绍心脏骤停(CA)是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在北美和欧洲,其发病率约为每100,000例50至100例[1]。心血管病因占记录病例的一半。全世界接受心肺复苏(CPR)的院外心脏骤停(OHCA)患者的30天生存率是全球的10.7%[2]。确实,这种差的存活率引起了人们对传统复苏技术联合方法的开发的兴趣,该方法是通过体外心脏压缩和体外生命支持通过体外体外膜氧合作用除颤(ECMO)。因此,体外心肺复苏已经成为患有CA的患者的救生方法,该CA被认为对常规复苏是难治的。在对CA的主要病因进行调查并提供病因治疗的同时,ECPR有助于维持器官灌注。最近,有证据表明,用ECPR治疗的院内心脏骤停(IHCA)显示有希望的生存率在20%至45%之间波动[3,4]。另一方面,对非住院患者(院外CA:OHCA)进行的研究显示出较差的结果[5]。尽管如此,有关OHCA管理的最新指南详细说明了使用ECPR的可能性,但不是作为常规护理标准。更好的生存率。 IHCA归因于更早实施更好的复苏质量,以及更快地获得ECPR。此外,在研究使用ECPR的研究时,常规心肺复苏(CPR)的时间似乎对生存率有负面影响[6]。当校正低流量期的持续时间时,用ECPR处理的OHCA和IHCA之间的生存差异会消失[7]。因此,通过促进获得ECPR似乎可以缩短CPR时间并改善CA后的生存率[8]。大量研究表明,ECPR在心脏导管室,急诊室和院前环境中的有效性[9-11]。但是,正如最近发表在两篇评论文章中的那样,各中心之间的ECPR计划存在很大差异,并且是缺乏标准化的原因[12,13]。在本文中,作者介绍了CA患者ECPR的最新文献。2. 方法本文针对该文献进行了叙述性综述,而不是系统性综述,重点是ECRP在常规心肺复苏难治性心脏骤停中的作用。它包括2000年至2020年10月底在MEDLINE / PubMed数据库中发表的文章。搜索工具栏集中包括以下术语:“体外膜充氧”或“ ECMO”或“ ECLS”或“ ECPR”和“心脏”逮捕”。总共确定了1552篇可能相关的文章。阅读标题和摘要后,选择了75篇文章进行全面分析。最后,对所包括论文的参考文献进行筛选,以查找在最初的文献搜索中找不到的其他材料,并且不采用语言限制。 3. ECPR的实施地点尽管有国际建议,但复苏程序在一个中心与另一个中心之间有所不同。建立ECPR的后勤方式也有所不同。许多中心建议采用“偷窥逃跑”的方法,用救护车将患者迅速转移到ECPR中心[9,14]。或者,使用能够在OHCA上启动ECPR的移动式紧急复苏单元(SMUR)的“住宿和治疗”态度也已被证明是替代选择[10]。考虑到应该在CA的60分钟内启动ECPR的事实,最佳策略仍有待确定。每个社区的设施和经济医疗服务均起着主要作用。在有或没有紧急医疗服务(EMS)的医疗机构中使用的“隐蔽式运行”方法在ECPR的迅速启动中已显示出局限性[14,15]。在巴黎(法国),EMS于2011年建立了院前ECPR计划。法国其他一些城市(里尔里昂和佩皮尼昂)也使用了类似的计划。与医院启动的ECPR相比,这种方法证明了OHCA后低血流时间的减少,具有相似的ECPR启动时间和并发症[10]。但是,根据Bougouin等人的说法。 [16]在2011年至2018年期间在巴黎诊断的13,000 OHCA中,有525例受益于ECPR的启动,其中389例在医院内,136例在医院外。此外,经历过ECPR的患者和接受常规复苏的患者在死亡率上没有差异。ECPR的启动需要经过专门培训且组织良好的团队。此外,尽管ECPR团队专注于插管过程,但坚定的团队负责人必须监督复苏过程。团队配置会根据当地限制,ECPR提供中心内的组织和可用的人力技能而有所不同。用于心脏适应症的ECMO启动速度不同于呼吸衰竭所需的速度。确实,很少有心脏病病因需要针对基础疾病进行快速治疗(例如,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的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ACS)),因此,可大大减少生存所需的循环辅助治疗时间。因此,必须迅速选择实施ECMO。理想地,ECMO作为血液动力学支持在区域转诊中心或综合护理中心进行,可以将其作为晚期心血管疾病的常规管理方法,例如需要PCI的ACS,长期心脏辅助设备和心脏移植的实施[ 17]。这些ECMO中心必须具有可快速部署的协议,这些协议应迅速发挥作用,这是一个多学科心脏小组,由介入心脏病学家,心脏外科医生,心力衰竭专家和强化专家组成,团队中所有其他成员被认为对适当的管理策略[18-20]。重要的是要强调,ECMO是一种短期辅助设备,可用作循环支持,但对潜在疾病的病因治疗没有影响。应及时管理CA的潜在病因,以最大程度地提高康复机会并加快从ECMO的安全撤药。这可能包括但不限于ACS患者的血运重建(经皮或外科手术)[21,22],难治性心律不齐患者的药物或消融治疗以及瓣膜功能不全患者的外科瓣膜手术[23,24]。对于那些不太可能恢复足够的心室收缩功能或无法安全退出VA-ECMO的患者,应考虑早期评估长期心脏支持治疗[25]。除了先进的心血管平台,支持严重肺血管疾病患者的ECMO中心还应获得治疗肺动脉高压的专家[26]。最后,受益于ECMO心脏辅助的患者处于发生肺部并发症的风险中,需要开始高级呼吸支持,例如静脉-静脉ECMO类型,甚至是静脉-动静脉ECMO。这些技术应提供给提供这些机械支持技术的中心[27]。一个中心实施的ECMO数量越多,住院死亡率越低[28]。这表明大量的ECMO参考中心可能具有更好的生存结果[29-31]。对于没有能力实施ECMO的地方和转诊中心,我们提倡在转诊和/或综合中心周围建立区域网络,从而能够部署ECMO流动团队来启动和运送这些患者[32]。如果在CA的背景下由经验不足的本地中心启动ECPR,则患者可能承担次优结果的巨大风险。对于这些中心,我们提倡与三级医疗或区域转诊中心进行正式合作,这些中心应配备并接受过培训以接受这些患者(具有共同的适应症,禁忌症,插管程序和起始标准)[33]。这些策略已成功应用于呼吸ECMO中心[30,34,35]。ECMO中心的最小案件量仍然是争论的话题。在一项研究中,每年处理30例以上ECMO患者的成人中心的存活率明显高于每年处理6例以下ECMO患者的成人(调整后的OR:0.61,95%CI 0.46-0.80。在心力衰竭的背景下实施ECMO[32],但是,目前的证据是基于来自专业水平未指定的中心的回顾性数据。在ECPR中使用ECMO有其自身的挑战。与严重的心源性休克相反,它通常发生在特定的环境(导管实验室,ICU或手术室)中,CA是不可预测的,并且可能发生在医院内的任何地方,包括急诊室,ECPR计划越来越多发展。 ECPR也可以在院前环境中实施。目前,这种新方法正在研究中(NCT03700125,NCT04620070,NCT02527031)[10,13,36]。强烈建议将ECPR计划与经验丰富的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相联系,这些病房在管理ECMO患者方面经验丰富,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尽快将患者转移到转诊中心以保证适当的治疗[37]。4. 设置ECPR的设备和技术在CA期间放置ECMO很复杂,需要特定的专业知识。表1列出了实施ECPR所需的设备和安装。ECMO的插管可以通过超声引导下的血管穿刺术和根据标准Seldinger技术的顺序扩张术进行,也可以通过直接的股骨直接入路[ 38]。通过Scarpa三角形切口的外科手术方法是另一种方法。每种技术都有其优点和缺点。本文将不介绍每种技术的细节,但是技术的选择本质上取决于操作员的技能。图1是用于eCPR的外周股股静脉-动静脉ECMO的示意图。表1.实施ECPR(体外心肺复苏)的设备和安装。但是,在一家大学医院进行的ECMO植入手术数量众多的回顾性研究中表明,在814例植入患者(485例外科手术和329例经皮手术)中,经皮途径与局部感染相关性较低(16.5%比27.8) %,p = 0.001),可比的肢体缺血(8.6%vs. 12.4%,p = 0.347),类似的神经系统并发症(2.6%vs. 2.3%,p = 0.779)和更好的30天生存率(63.8%vs 56.3%,p = 0.034)。然而,经皮插管(相对于手术方法)与更多的无瓣膜后血管并发症相关(14.7%vs. 3.4%,p <0.001),主要是需要手术止血的局部出血(9.4%vs.1.5%,p<0.001)。 0.001)[8]。无论使用哪种插管技术,都必须执行超声心动图检查,以确保在安装ECMO之前正确放置了导板和插管[39]。插管的大小是ECPR有效性的关键决定因素。静脉插管直径的适当选择允许对病人的血液引流优化。正确的动脉套管直径可确保向患者令人满意的血液注入[38]。对于成人,建议引流套管最低为23至25 Fr,再注入套管最低为17至19Fr。尽管缺乏关于维持良好器官灌注所需的理想ECMO流量的证据[38]。动脉插管可以完全阻塞股动脉,并引起插管下肢缺血。为了防止这种并发症的发生,提倡将再灌注套管系统地放置在同侧浅表股动脉中。该再灌注套管连接到动脉回路,因此允许对下肢的套管末端进行充分的灌注。这种再灌注策略的放置可以在距初始插管一定距离的位置进行,因此建议尽早放置。该再灌注导管可通过手术或经皮插入超声引导[40]。然后,ICU护士应每小时对脚部灌注进行多普勒监测。 图1.用于ECPR的周围股骨-股静脉-动脉ECMO。 5. 患者选择过程直到最近,难治性CA一直被定义为对30分钟的常规心肺复苏(CPR)无反应的CA [41]。在平均30到40分钟的不成功的CPR之后,通常选择从常规CPR转到ECPR的时间较晚。因此,生存率变化很大。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常规CPR的长度是难治性OHCA的独立预后参数。传统的心肺复苏术时间越长,结果越差,这一时期的CA被称为低流量[7]。最佳情况下,应在CA开始后60分钟内启动ECPR,以使低流量时间保持在60分钟以下[4]。 Kim等。提示从常规心肺复苏转换为ECPR的最佳时间为21分钟[42]。雷诺兹等。有研究表明,心肺复苏16分钟后,具有良好神经学预后的生存率会降低[43]。因此,对于在常规复苏的前10分钟内没有反应的合格患者,应预见ECPR并立即提供。此外,ECPR应该在CA的20分钟内启动,以便ECMO可以尽快为患者提供帮助。但是,就生存率而言,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是无流量的持续时间,在此期间患者没有接受复苏[44]。当前的建议指出,早期高质量的心脏按压会影响所有其他手术的有效性[45]。因此,至关重要的是,塌陷后应立即开始CPR,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无流量时间。即使ECPR的年龄上限有所不同,大多数研究仍排除了70至75岁的患者[5,46-48]。心律失常与OHCA患者的死亡率降低相关[49]。初始心率还可以预示更短的无流量持续时间。在最近的研究中,Tanguay-Rioux等人。研究表明,对于2532年的OHCA,令人震惊的初始节律的总体生存率为13.8%至34%。随着无流量持续时间的增加,维持令人震惊的初始节律的可能性降低(调整后的OR:每分钟0.88,95%CI0.85–0.91)。最初有令人震惊的节律的患者中,有94%(95%CI92–96%)的空流量少于10分钟。作者得出的结论是,每过一分钟无流量,出现令人震惊的初始节律的机会就会减少,从而强调了尽早进入除颤的重要性以及及早筛查可能的ECPR候选人的必要性[50]。另一方面,> 90分钟的低流量患者则不太可能受益于ECPR [4]。确实,最新建议建议ECPR应该在CA的前60分钟内开始[45]。 Otani等在最近的一项回顾性研究中对135例难治性CA患者实施了ECPR。研究了预测神经功能预后良好的预后因素。在包括的患者中,有22名(16%)的神经系统预后令人满意。在“令人满意的神经系统进化”组中,低血流时间较短,阈值为58分钟[51]。在低流量期间,CPR的高质量至关重要。[52]为确保这一点,建议监测过期的二氧化碳(EtCO2),这是CA中生存率的有效指标。 EtCO2 <10mmHg似乎与较低的存活率有关。心肺复苏术期间的通气可能导致峰值吸气压力增加,而高吸气压力可能成为肺损伤的来源。后者使提供所需的潮气量以实现足够的通风具有挑战性。机械压缩装置的使用进一步加剧了医疗提供者面临的困难。但是,当前的国际指南均未提供有关在 机械心肺复苏过程中使用的“最佳”机械通气策略的建议。最近对38篇论文的文献进行了回顾,探讨了机械心肺复苏期间的各种通气策略,结果表明,在心肺复苏期间必须确保高FiO2含量,而证据等级较低的证据是,关闭吸气触发并使用PEEP 5 cm H2O有利。在评论中,作者还提出了一种有趣的操作算法,可能值得将来讨论,并且可能具有前瞻性试验[53]。总之,在发生CA的情况下,正确选择可以从ECPR中受益的患者至关重要。选择没有已知主要合并症,持续性令人震惊的心率,尽可能短的无血流时间并在复苏过程中快速实施目标EtCO2> 10 mmHg的高质量CPR似乎是合理的。最近,还提出了独立于心律的“生命体征”(自发运动,呼吸,喘气和瞳孔反射),作为受益于ECPR的患者生存的良好预测指标[9]。最后,在意外体温过低的情况下,难治性CA的特定病例必须通过ECPR可以发挥其作用的特定方案进行特定管理[54,55]。ECPR仅应用于心脏骤停的高度精选患者。此外,适应症和禁忌症可能因医院,心脏骤停小组的经验水平以及ECLS部署的准备程度而异。迄今为止,还没有ECPR的RCT,也没有针对ECPR适应症或患者选择的前瞻性验证标准。然而,当在多种情况下用于心脏骤停时,ECPR有望获得良好的结果(表2)[45,56]。 表2.对于院外心脏骤停启动院内ECPR的有利和不利标准。6. ECPR后的患者管理ECPR后的管理重点是保持足够的器官灌注,恢复具有天然心输出量的搏动性心律。建立足够的体外循环后,可以停止胸部按压。在这一点上,在改善了冠状动脉灌注压力并从体外泵提供了更好的氧气后,可电击性节律的除颤通常更为有效。引入体外循环后,应对高氧血症具有挑战性。为了不对神经和心血管结果产生负面影响,必须对氧气供应进行充分的校准。平均动脉血压(MAP)应保持在65至75 mmHg(专家建议)之间,并在静脉套管内的流量与负压之间保持谨慎的平衡。大多数情况下,使用升压药(去甲肾上腺素)达到目标MAP。侵入性血压监测是强制性的。建议对右radial动脉进行导管插入术,以便在左心功能恢复的情况下预见Harlequin综合征的发生,并允许检测肺源性低氧血症。有时可能需要进行积极的容量复苏(缺血再灌注综合征),以确保有足够的预负荷来支持ECPR。外周静脉动脉ECMO(VA-ECMO)的循环支持是基于通过逆行动脉血流进行的器官灌注[57]。该策略的重要局限性是左心室后负荷的增加[58]。在心源性休克的情况下,难治性CA后常出现这种情况,左心室后负荷的增加会导致心肌缺血的增加,心律失常,肺水肿和血栓形成事件的发生率增加[59-62] 。严重的主动脉瓣反流应作为VA-ECMO的禁忌证,因为左心室超负荷的风险过高。此外,对于轻度至中度的主动脉瓣反流,心室扩张的风险不可忽略[63]。可以将几种干预措施与ECMO结合使用,以减轻左心室(LV)的负荷,从而避免一些与LV后负荷增加相关的并发症[57,61]。然而,在VA-ECMO期间降低左心室后负荷的最佳方法仍然未知。可以像小剂量多巴酚丁胺一样使用正性肌力药物,以确保主动脉瓣打开并最小化左心室输出[64]。后者可通过打开主动脉瓣来优化左心室收缩力,并防止发生急性充血性肺水肿。建议最小脉冲压力至少为10 mmHg。在某些中心,主动脉内球囊泵被认为是护理的标准,而在其他评估中,LV卸载的评估决定了其使用[65]。最后,某些研究小组表明,通过连续轴向流泵(例如Impella®型)卸载LV可以提高VA-ECMO患者的生存率[66]。最近对近4000名患者进行了荟萃分析,其中42%的患者接受了伴随VA-ECMO的左心室卸载设备(主动脉内气囊91.7%,经皮心室辅助设备5.5%,肺静脉插管或左心房间隔2.8%),受益于静脉无负荷装置的患者的死亡率低于未受益于这种装置的患者。 (54%比65%,相对风险:0.79; 95%置信区间:0.72至0.87;p<0.001)。然而,左心室卸载设备的溶血率较高[67]。一旦为患者提供了VA-ECMO的帮助并使其稳定下来,就应该开始对可疑的CA原因进行治疗。如果怀疑是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则必须转诊患者进行PCI即时冠状动脉造影。在这组特定的患者中,研究表明冠状动脉病变多发于近端[68,69]。而且,已经表明CA和PCI之间的延迟与生存有关[70]。如果肺栓塞是CA的起源,则应考虑注射肺部CT扫描以确认诊断[71]。超声心动图也可以提供有用的诊断线索[72]。一些研究小组还建议ECMO支持进行原位溶栓或外科血栓切除术[73,74]。其他人则认为ECMO的作用完全归因于患者固有的纤维蛋白溶解,因此,仅应采用肝素治疗来治疗患者[75-77]。最后,颅内出血(ICH)是接受ECMO治疗的成年人的常见并发症,并伴有死亡率增加。在ECMO中治疗ICH代表了促凝和抗凝需求之间的平衡。神经外科治疗与严重的发病率有关,但在某些情况下已经成功[78]。如果怀疑患有ICH,则在随后进行的任何干预措施或ECMO插入术中,必须优先进行脑部CT扫描。查看心脏骤停中的ECMO:文学叙事回顾(结论)点击:查看更多医学文章 使用英文翻译功能免责声明:福昕翻译只充当翻译功能,此文内容及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需要浏览原文、下载参考文献等,请自行搜索文中提到的原文网站进行阅读。来源于:mdpi
2021-02-02 19:50:54